- N +

地球最后的夜晚

原标题:地球最后的夜晚

导读:

只要梦到她,罗紘武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了,因为那个她早在十二年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在罗紘武的生命里。然而事先有巧合,而后又有故事。得知父亲去世的罗紘武回凯里奔丧,继...

文章目录 [+]

只要梦到她,罗紘武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了,因为那个她早在十二年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在罗紘武的生命里。
然而事先有巧合,而后又有故事。得知父亲去世的罗紘武回凯里奔丧,继母说父亲去世前一直盯着早已坏掉的钟表喝酒,一直到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刻。又说父亲遗嘱说把外面的破车留给罗紘武,把餐厅留给自己。罗紘武没有计较继母说的话是否真的是父亲遗言所说,只是说着希望餐厅不要更改名字,因为餐厅的是用自己母亲的名字命名的,说完便带上钟表离开了餐厅。MBWrW78pL7=.jpg熟悉的环境,怀念的味道,记忆的色彩,这让罗紘武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些事儿。
十二年前的罗紘武正和前妻离婚,日子搞的一团糟,甚至还忘了好友白猫所托的一车苹果。却不想这一错过就是阴阳两隔,再见白猫时,白猫的已经变成了矿洞里冷冰冰的尸体了,虽然现场唯独只遗留了一个黑桃A,但罗紘武敏锐的感觉到好友白猫为左宏元所杀。
罗紘武追寻线索并未找到左宏元的踪迹,却在火车上发现了左宏元的情人万绮雯。火车因泥石流迫返,罗紘武把万绮雯带到废弃的车间逼问左宏元的下落,却不想这时候的万绮雯根本不知道东躲西藏的左宏元现在藏身何处。逼问过程中罗紘武看到妆花了的万绮雯突然想到了年幼时离自己而去的母亲,万绮雯觉得这是个很俗套的桥段,但看到罗紘武一本正经的拿出那张母亲的照片给自己看那认真的,模样不由得已信了三分。
万绮雯说自己想吃野柚子,罗紘武说这个时节并非野柚子的季节,哪能吃到野柚子呢?万绮雯却说到如果自己先罗紘武一步找到了野柚子,罗紘武便需要答应自己完成一个愿望。此时的罗紘武并不知会因为这一个愿望竟前前后后纠缠了自己十二年之久,看着眼前眉清目秀我见犹怜的万绮雯便毫不犹豫的一口应下。
罗紘武与万绮雯在一间漏水的被火烧过的房间约会,万绮雯告诉罗紘武只要倪念动绿皮书上扉页的咒语,房子就会旋转起来。并被万绮雯带去看了部有枪杀场面的电影,片尾曲是万绮雯喜欢并经常唱的那首歌,十二年后的罗紘武甚至已经记不得约会间说的话和电影里面的片段,只是那几句咒语却至今未曾忘记,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魅力所在吧。
这次约会后万绮雯消失了很久,再出现时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是个夏天。在小风餐厅里万绮雯说自己怀孕了,并且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怀的是个男孩儿,罗紘武说是个男孩儿的话自己可以教他打乒乓球。却没想到万绮雯竟然说自己在失踪的那些时间里已经将孩子打掉了。
万绮雯说左宏元快要到凯里了,自己和罗紘武是不可能摆脱左宏元的,就像她回忆到左宏元说的那样: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至今为止万绮雯想到这里就会心惊胆战,害怕不已,罗紘武说自己有个朋友在缅甸那边开赌场可以一起去投奔那个朋友彻底摆脱左宏元的控制,万绮雯听到这里彻底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想帮助自己脱离左宏元的控制的,触景生情激动的和罗紘武拥吻起来。
却不想事与愿违,来到凯里实力强大的土皇帝左宏元抓到了罗紘武和万绮雯并带走了万绮雯,并在KTV唱着难听的歌曲,侮辱着万绮雯。万绮雯再次回到了给左宏元当情人朝不保夕担惊受怕如梦魇般的生活中。
过了不知道多久的很久,终于罗紘武还是等到了万绮雯的相约。夜黑风高,寒水冷冽却浇不灭罗紘武燥热的心。万绮雯再次回到漏水的房间见到了罗紘武,并说出了当日那个野柚子约定的与愿望。让罗紘武没想到的是万绮雯竟然想让自己在电影院伴随着电影枪响的片段枪杀罗紘武,这让罗紘武犹豫不决,毕竟人命关天绝非儿戏。此番风轻云淡的决定一个人命运的话出自万绮雯的口中竟那样的自然,这让罗紘武觉得此事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万绮雯看罗紘武犹豫不决,于是承诺左宏元死后与罗紘武一起离开凯里前往缅甸,并用左宏元的钱开一间旅馆,这样也不必为生计奔波劳碌。深陷情网中的罗紘武不知是计,犹豫半晌后终于答应了万绮雯的要求。
万绮雯约左宏元去电影院看那个有枪击片段的电影,在光线不佳观众都集中精力看电影的时候伴随着电影里面的一声枪响,罗紘武枪里的子弹射进了左宏元的身体,左宏元终于自己最后的生命中没能陪万绮雯看完最后一场电影。
原本越好杀害左宏元后和自己一起带着钱私奔的万绮雯却突然玩儿起了失踪,此时纵然心有不甘的罗紘武却也不得不暂避风头独自逃往缅甸。
罗紘武这一去就是十二年,十年生死两茫茫,从此天涯沦落杳无音讯。遇到万绮雯的那个夏天就如同一个美好的梦境一般。十二年间罗紘武直到父亲去世的那一天都未曾在老人家身边尽一份孝心。
罗紘武在破旧的矿洞里打开了那个同样破旧损坏的钟表,在钟表里罗紘武发现了那张被火烧过的母亲的照片,或许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对着钟表喝闷酒的吧。
但罗紘武突然想到这张照片正是十二年前自己送给万绮雯的照片,如今不仅仅出现在自家的钟表里,背面更是有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罗紘武满怀希望的给这个号码打电话,结果却不如人意的是个空号。
罗紘武找到前期call机,让前妻帮忙查询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前妻告诉罗紘武这个号码曾经属于一个叫做邰肇玫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正在女子监狱服刑中。罗紘武通过前妻的现任丈夫帮忙来到女子监狱见到了电话号码的主人邰肇玫。
邰肇玫告诉罗紘武她们少年时期曾经和陈慧娴一起去一家房子里偷东西,结果当他们发现现金钞票,金银首饰的时候这家主人却回来了,两人慌乱之中各自带上自己认为值钱的东西慌忙逃走。
逃到小树林分赃的时候发现陈慧娴只偷了一绿皮书,绿皮书里是一个爱情故事,她和陈慧娴都很喜欢这个故事,陈慧娴告诉她以后会把这本书留给自己最心爱的人。邰肇玫继续说道十二年前陈慧娴曾找到自己,问自己像不像相片中的女人,后来又把相片留给了邰肇玫。再后来来了一个凯里的狱友说到了这张照片的主人和地址,于是邰肇玫就照着这个地址把照片寄了过去。
这时候罗紘武终于知道原来万绮雯过去的名字叫陈慧娴,罗紘武把绿皮书送给邰肇玫表示感谢,邰肇玫把扉页带有咒语的部分撕下来还给了他并给罗紘武留下了陈慧娴的住址。
通过前妻call机罗紘武得知,有两个叫陈慧娴的女士,一个所知甚多却明显不是万绮雯的模样,一个现年36岁已婚,老公叫王志诚在旁海镇开了家旅店其他的便不得而知了。
罗紘武按图索骥来了地址上陈慧娴曾经待过的地方,旅馆里见到了陈慧娴的丈夫王志诚却没见到消失已久的陈慧娴。王志诚告诉罗紘武说自己和陈慧娴刚刚离婚,多年前陈慧娴来到自己的旅馆住下,一直也不见出来,后来交不起房钱了就给自己讲故事顶房钱,陈慧娴是讲故事的高手大拿,无论是陈慧娴卓越的风姿还是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都深深的吸引了王志诚。
所以尽管只是几个故事便抵扣了房钱,王志诚都没有半点不乐意。后来他们孤男寡女相处的时间长了也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罗紘武问那个孩子是他们生的孩子吗?王志诚说道,陈慧娴告诉自己她没有生育能力,并说离婚后陈慧娴现在一家叫“野柚子”的歌厅唱歌。
王志诚也去过这家歌厅,每次去都是看陈慧娴唱歌,每次都是反反复复的唱同一首歌,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不去了。王志诚告诉罗紘武这家歌厅在一个叫荡麦的地方。
罗紘武在去荡麦之前来到了白猫母亲开的理发店,并从她的口中得知了万绮雯的另一端不为人知的过往以及那把枪的秘密。罗紘武不知道的是在和自己交往之前,年轻貌美的万绮雯被人贩子老A卖给了左宏元。
自古以来沦落到人贩子手上的少女孩子不计其数,万绮雯只是其中的一个,但其中不为人知的折磨和痛楚又与谁人说?万绮雯不忍回首被贩卖的经历,于是唆使左宏元杀掉人贩子老A,左宏元从白猫父亲老鹰手里得到一把枪,用它杀掉了老A。
不料杀掉老A的左宏元本以为自己做事隐秘不为人知,却不想这事儿早已被老鹰的儿子白猫所知。此时的白猫赌债累累,为了躲避催债人不得不东奔西跑,但是自从发现了左宏元杀人的事情后便打定主意从左宏元这里敲诈一笔钱偿还赌资。不过让白猫没想到的是因为罗紘武离婚记不起事情的失误和对左宏元的误判导致自己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心狠手辣的左宏元再次作案杀掉了罗紘武的好兄弟白猫。
罗紘武想到或许就是这个时候自己认识的万绮雯,并被万绮雯利用自己枪杀了控制万绮雯的左宏元,之后自己被迫逃亡缅甸,万绮雯却隐姓埋名嫁到了旁海镇。
看着白猫的母亲在泡蜂蜜水,罗紘武想起自己消失后,母亲曾经多次去养蜂人的家里拿着火把驱赶蜜蜂然后偷走蜂蜜给自己吃,如果没有偷到蜂蜜的时候母亲就会吃一个苹果。罗紘武至今还记得母亲对自己说的话,那时候母亲说:一个人在最伤心的时候,会连着核吃掉整一个苹果。
正在染头发的白猫的母亲问罗紘武说:你妈妈如果染发的话会染什么颜色?
罗紘武想了想,说道:红色。在罗紘武的眼里,妈妈是代表着爱和美好的吧,尽管那个女人从自己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不知去向。
罗紘武来到荡麦的废墟边找到了那个叫做“野柚子”歌厅,在寻找陈慧娴(万绮雯)的时候得知要晚上才能演出开始,那个时候也是最热闹的时候。雨丝为了打发时间的罗紘武进入了一个电影院,带上3D眼镜。
或许是连日来赶路的疲惫,或许是不适应3D眼镜带来的眩晕感,总之罗紘武睡着了睡梦里他梦到了一个矿洞。矿洞里深邃无边,不知深浅的罗紘武举着油灯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遇到了一个带着吓人面具的男孩儿把罗紘武吓了一跳。
不过让罗紘武没想到的是,男孩儿提出的竟然是自己擅长的乒乓球比赛,这岂能有拒绝的道理?男孩儿颜色和技巧俱佳,只是缺乏高手陪练对战,而罗紘武少年时正是赫赫有名的乒乓球高手,于是男孩儿理所当然的战败了。男孩儿失败后并不气馁,应约开车送罗紘武出去。
梦中的世界光怪陆离,有带着吓人面具的十二岁男孩儿,还有跨越时空明显不属于那个矿洞的电车。临走时,男孩儿把印有老鹰的乒乓球送给了罗紘武,并告知罗紘武只要他把这个球拍转动起来,人就可以飞到天上。罗紘武问男孩儿多大有没有名字,男孩儿如实回答自己已经十二岁了但是并没有名字。
罗紘武看到男孩儿送给自己的乒乓球拍印有老鹰的图像于是想起了去世的好友白猫,于是就对男孩儿说,那以后我就叫你“小白猫”吧!
现实中罗紘武有没有找到万绮雯我们不得而知,但显然老罗的梦里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梦中的罗紘武和小白猫分别后坐缆车来到了一间废弃监狱改造成的游戏厅,老板是一个长得与万绮雯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如果非要分出区别的话,那只能说万绮雯是长发飘飘,风姿卓越,而眼前的女孩儿则是齐眉短发,古灵精怪。
眼前的女孩儿哪里都好,却唯独不认识罗紘武。女孩子的名字也不叫万绮雯而是叫凯珍。凯珍说游戏机转到“野柚子”是最难的,但偏偏就在罗紘武到来的时候她转到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不过凯珍并未过多的在意这个细节,因为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凯珍收摊准备离开却遭到了几个小流氓的骚扰,几个小流氓言语之间的挑逗让凯珍很是尴尬。罗紘武及时出现,制住了其中一个小混混,小混混看眼前的男子生的高大威猛自知不敌,于是麻溜的打完了最后一球,匆匆离开了游戏厅却趁机报复他们把罗紘武和凯珍关到了一起。
罗凯二人闲来无事就聊到了凯珍的情况,凯珍说道自己有一个男朋友,这个游戏厅也是他所开的,想二人攒几年前就坐飞机飞到凯里去。罗紘武说凯里是自己的家乡,那里并没有飞机场。凯珍尴尬的一笑说道其实自己的男朋友早在外面有了漂亮女人,而且她也知道那个男人怕是不会带自己坐飞机了。
罗紘武想起来之前小白猫送给自己的乒乓球拍能带人飞起来,于是便转动了乒乓球拍带凯珍飞到了天上。好不容易体验了一把飞天的感觉得凯珍却突然有些叶公好龙之感,也不知是真的恐高还是觉得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着实不便,总之就是推说自己恐高,让罗紘武降低高度回到地面。
罗紘武控制很是听话的控制高度来到地面后两人就分开了,凯珍在野柚子歌唱大赛现场的小商贩那里买了一支能燃烧一分钟的烟花。另一边的罗紘武却发现一名红发女子举着火把出现在不远处,罗紘武一路跟随发现红发女子正要和一个男人私奔,但是这个男人却有点犹豫不想带红发女子离开。
红发女子说:自己吃了太多苦了,但至少他在哪里,蜜蜂就是甜的。红发女子的话让罗紘武想到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母亲不就是一头红发,小时候经常偷蜂蜜给自己吃吗?想到这里罗紘武下意识的举起了手枪逼迫男人带走红发女子,在手枪的逼迫下男人几乎跌倒在地,于是答应罗紘武的要求带红发女子离开。
红发女子离开前,罗紘武送给红发女子一个苹果吃,红发女子却回头说:神经病。罗紘武留下了红发女子最宝贵的东西:一只手表。一男一女二人离开后,罗紘武一边哭泣一边连核吃掉了那个苹果。因为他知道,刚刚那个和男人私奔的红发女子正是年幼时魂牵梦绕的:妈妈!
罗紘武送别母亲后一脸沮丧的回到野柚子歌唱大赛现场后台,找到了凯珍。罗紘武把那个代表着“永远”的手表送给凯珍,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凯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消失匿迹的万绮雯,虽然梦里的她并不认识自己。
凯珍却把代表着“短暂”的烟花送给了罗紘武,因为凯珍觉得两人的相遇是短暂的没有未来的,罗纮武点燃了烟花。
凯珍随即带罗纮武进入了那间被火烧过的房子,那是他们之前约会的地方,罗纮武念起了万绮雯层告诉自己的绿皮书上的咒语,房间开始旋转,二人激动的拥吻在一起。二人彼此都相信是遇到了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这咒语只有和心爱的人约会并念动时才会生效让房间转动起来。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时候又分什么凯珍和万绮雯呢?那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代号罢了。
而此时,那支代表了短暂的烟花还尚未燃尽。烟花易冷人事两分,或许烟花燃尽之时就是他们彼此分别之际,但至少他们彼此相互拥有,尽管这只是一个醒不来的梦。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44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