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5集:齐衡为见盛明兰办马球会 盛明兰为余嫣然夺亡母遗物

原标题: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5集:齐衡为见盛明兰办马球会 盛明兰为余嫣然夺亡母遗物

导读:

王若弗怕盛华兰丢了管家之责处境会更加艰难,盛老太太却道,那袁府未来终究是袁文纯承袭的,盛华兰平白受折腾为他人做嫁衣,也得罪了不少人,这烫手山芋不赶紧丢出去作甚。盛华兰这才说出自...

文章目录 [+]

王若弗怕盛华兰丢了管家之责处境会更加艰难,盛老太太却道,那袁府未来终究是袁文纯承袭的,盛华兰平白受折腾为他人做嫁衣,也得罪了不少人,这烫手山芋不赶紧丢出去作甚。盛华兰这才说出自己用嫁妆填袁家账面的事,王若弗气急这就要让人备车马去理论,盛老太太连忙叫住。盛华兰听说过几天吴大娘子会办一个马球会,就希望让家里弟弟妹妹们也去玩耍一趟。

出了盛老太太院里,王若弗又开始数落盛华兰,说马球会这事儿应该偷偷说与她听,带上盛明兰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带上盛墨兰去攀高枝儿去。盛华兰只好劝慰,说这只当为盛明兰谋划,让盛老太太也高兴高兴。马球会,王若弗带着三个姑娘和盛长枫去了,盛长柏在翰林院忙的团团转。盛长枫一去就找顾廷烨了,盛墨兰嘲他是看邱家不得宠,这才巴结顾家去了。盛明兰瞧见了余嫣然便向大娘子说了,这就去找余嫣然了。盛明兰好容易出来一趟,撒了欢儿似的跑向了余嫣然,二人抱在一起欢喜极了。盛墨兰四处张望着,眼巴巴地求着齐衡也能来。
荣妃妹妹荣飞燕和余嫣然的三妹余嫣红也到了,她一袭红衣在球场上奔袭,丝毫不逊色于男子。齐衡正与梁晗说话作诗,盛墨兰巴巴地凑了上来,梁晗深感她才学渊博,经齐衡一介绍才想起曾与盛墨兰见过。齐衡远远望见了盛明兰,她正与余嫣然说话,余老太师在京商议完余嫣然的婚事就要离去了,余嫣然感叹若到了那时,她便只有盛明兰一人了。听到余嫣红的笑声,余嫣然难免感叹没了娘的苦楚,盛明兰虽感同身受却依旧要笑着面对的。
余嫣然赢了比赛得了枚玉镯,瞧见了下一局的彩头,那是一枚镶着金丝线的金簪子,就向二哥哥撒娇希望她能帮自己。余嫣然同样看见了,仔细端详一番后告诉盛明兰,那是她母亲的遗物,她必须要拿到这个簪子。只是真要比赛,余嫣红定是要和她二哥组队,盛明兰便拉来了盛长枫帮余嫣然。顾廷烨看见了余嫣然便问起身旁女使,听完她的身世更是饶有兴趣,女使称余嫣然绣品天下一绝,脾气又好,即便是她这样的人去请教,余嫣然也从不推脱。
马场上,两队已经准备好,余嫣然央求弟弟妹妹把簪子留给自己,可余嫣红听说这簪子是她亡母遗物非但没同情,还嘲讽她丢余家脸面,更是下定决心要把簪子抢过来。开场没多久余嫣红便进了球,余嫣然心有余而力不足,盛明兰在一旁看得甚是着急。齐衡来找盛明兰,说她送自己的护膝已经收起来了,盛明兰连连否认,二人差点惊动旁人。原来这场马球会是齐衡怂着永昌伯爵府办的,这一次如若盛明兰不来,那便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总能等到盛明兰。盛明兰愣了,以为他是吃醉酒了。
余嫣红连连进球,余嫣然拼尽全力也无奈他何,苦苦相求又被余嫣红这个骄纵的嘲笑,无法只能哭着回来找盛明兰。盛明兰定是不肯走,自己上场去替余嫣然了。齐衡为盛明兰着急,以为她马都不会骑,谁想盛明兰一出手竟是不逊色于余嫣红,齐衡顿时懵了。盛明兰一上场便进了一球,连顾廷烨都连连道有趣,吴大娘子更是说她有自己当年的风范,想让梁晗过来瞧一瞧,却发现他正与盛墨兰聊得火热。
余家二郎见没有胜算,索性装了个腿伤,说要让顾廷烨替自己,顾廷烨虽然同意,但为了公平说只用左手击球。盛长枫笑顾廷烨,不想他一出手就正中靶心,盛长枫顿时怂了,不肯上场。吴大娘子见盛明兰孤身一人,这就要解下披风帮她,齐衡却先让不为准备好了,就要上场帮盛明兰拿回簪子。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627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