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铁娘子分集剧情介绍(1-40集)大结局

原标题:铁娘子分集剧情介绍(1-40集)大结局

导读:

铁娘子第1集剧情介绍 邵华为了让雨禾生日过的开心就带着雨禾去上海玩,在共舞台里雨禾看见了二哥国仁,但是正好遇到叛乱,雨禾看到二哥从楼上摔下,邵华硬把雨禾拉出了共舞台,雨禾和邵华...

文章目录 [+]

铁娘子第1集剧情介绍

  邵华为了让雨禾生日过的开心就带着雨禾去上海玩,在共舞台里雨禾看见了二哥国仁,但是正好遇到叛乱,雨禾看到二哥从楼上摔下,邵华硬把雨禾拉出了共舞台,雨禾和邵华拉扯间邵华为救雨禾被车撞了。

  外面下着大雨,天兰还在家焦急等儿子回来,雨禾冒雨回家跪在地上求婆婆救韶华,国仁也被送到了白家。凤玲不久前才生下国仁的儿子,国仁就这样走了。

  天兰求金大夫救自己儿子,金大夫说他已经配了药,但是必须得有千年老参,而这老参只有他们的仇家单福全有。雨禾不知道董家与福全的恩怨 ,她自动愿意去求福全拿老参给邵华治病。

铁娘子剧照

铁娘子剧照

  瓢泼大雨,雨禾跪在福全家门口请见福全,雨禾终于晕倒在福全门口,福全让干儿子仲安把雨禾弄进了五,等雨禾醒来以后,雨禾跪在地上求福全把老参卖给她。邵华临死时还惦记着雨禾,让他娘不要埋怨雨禾。

  福全想起以前董家见死不救的事,就是不给雨禾老参,福全问雨禾是不是为了老参什么都愿意做。小春在外面喊着雨禾,但是雨禾此时同意福全提出的条件。仲安劝雨禾不要答应,但是雨禾为了救邵华什么都顾不上了。

  仲安为雨禾求情让干爹放了雨禾,甚至拿起刀自杀,福全在儿子的威逼之下把老参给了雨禾。

  在回家送老参的路上,雨禾他们的马车坏了,雨禾要走路回去送,但是车夫阿木说他跑的快还是他去送,小春不信任他,但是雨禾急着送老参回家顾不得那么多了,阿木拿着老参骑上马离开了。

  天兰在家等老参,她说如果雨禾求不到老参她不会饶了雨禾。

  福全在家发火说仲安胳膊肘向外拐,正好以真回来,仲安问她怎么没有留在老家,以真说留在那又得相亲。

  阿木拿着老参回家,说什么只有五行纯阳之男才可以碰老参,天兰救儿心切让阿木赶紧去煎药了。

  邵华喝下药睡下,天兰骗他说雨禾回去休息了,他说醒来要见雨禾。雨禾等不及就和小春走路回家。阿木给天兰说雨禾在福全面前脱光了衣服,天兰认为雨禾失去了贞洁,阿木故意说他得去接还在林子里的雨禾,天兰拦住他不让他去。

铁娘子第2集剧情介绍

  雨禾在林子里遇见了在共舞台看见过雨禾的人,但是雨禾不认识他,雨禾跪地求他带她会平城。

  韶华喝了药之后病情反而加重了,雨禾回到家被下人拦着不让她见邵华,下人也求天兰让她完成邵华的心愿,天兰就是狠下心不愿意。天兰出来对雨禾说她不会让带着其他男人的味道去见她儿子,天兰命下人把雨禾拉下去。

  邵华听见雨禾在外面哭着喊他的名字,金大夫实在看不下去将邵华搀扶到窗前,邵华如愿见到了雨禾最后一面。

  雨禾沉默不语,天兰把自己关到祠堂里面,她每天拜佛却还是失去了儿子,下人们没人敢进去,阿木进去抱住沉浸在痛苦中的天兰,阿木把责任推到雨禾身上,劝天兰为董家想想。

  雨禾拿着邵华的衣服抚摸,阿木安抚天兰帮她出谋划策。天兰竟然不让雨禾给邵华送葬,天兰说雨禾与两个男人同处一室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轻易求回老参,雨禾和她狡辩,天兰让雨禾跪下,但是雨禾发誓自己没被玷污,谁要敢阻止她送葬她就以死相拼。

  小春回白家让白家人去帮董家主持葬礼,但是雨禾大哥碍面子不同意,但是依云先应允了。国智去和爹商量邵华葬礼的事,白老爷愿意出面把邵华的葬礼办风光。

  小春会去告诉小姐消息,国智在自家说依云多事,原来依云都是为国智以后铺路。阿木说雨禾让白家来办葬礼是想压制天兰,他让天兰同意这件事,事办的越大,越容易对付雨禾。

  国智在家和爹商量葬礼的事,凤玲已经猜到了国智夫妇的打算,她明着说国智,他们爹阻止他们吵架。

  文叔对天兰说阿木不可靠,但是天兰却撤了文叔的职让阿木去负责账目,说是文叔年龄大了让文叔休息。

  永嘉在外面跑够了回家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的和他爹说话,这时国智送来了葬礼帖子。

  仲安和福全开了一家当铺,白天出来还得从后门出来,福全和仲安说话说如果他们董家过来道个谢他也就一笑泯恩仇了,可偏偏就是没有,仲安说他们可能是现在忙着邵华的葬礼,国智坐黄包车回家看见福全就赶紧让车夫绕路,福全没看见国智。

  雨禾无论如何也要去给邵华送葬,天兰在众多人面前说得感人之至说怎能不让她去送邵华最后一程。等长辈们走后,雨禾给天兰跪下说她以后会好好孝敬天兰,天兰冷笑一下出去了。

  雨禾回去和小春说这件事,她知道天兰还是记恨她。

铁娘子第3集剧情介绍

  国智晚上睡觉的时候对妻子说他看见福全了,福全也在等他们送帖子,仲安帮福全洗漱后去找国智,但是下人通报说国智不在家,凤玲听到了福伯对国智说的话就出去在门口支走了下人,亲自给仲安一份讣闻(葬礼的帖子)。

  第二天仲安让人把讣闻给福全说是白家人送过来的,国智去找凤玲算账,凤玲说死的是她丈夫她有这个权利。

  依云非要国智去要回讣闻,国智在福全的当铺门口徘徊,他从后门进去正好看见仲安,国智直接伸手要讣闻,仲安说什么都不给。

  以真从外面回来看见福全本来不想打招呼,福全喊住她说让陪他喝酒,以真说自己累了就先回去了。福全让仲安收好讣闻,他这是第一次受到邀请,得好好受到。

  雨禾拿着请帖名单让天兰过目,天兰摆面子说什么都不看。阿木偷偷摸摸进了天兰的屋,阿木看了名单,但是上面没有福全,天兰说没有福全他们明天的计划怎么实施,阿木说他会想办法。

  雨禾安排家里的人筹划邵华的葬礼,天兰去请教天兰,天兰竟友好的说让雨禾看着办,还感谢雨禾家人。

  阿木跟踪福全到茶楼,他故意在茶楼大声说他们家要办白事吸引福全的注意,福全下楼听阿木说是初五,福全急忙回去了。

  永嘉和他爹去董家参加葬礼,看见了雨禾。仲安去茶楼找福全,和福全一起喝茶的人说福全听见有人说今天有人办丧事就离开了,仲安一听就知道坏事了。

  仲安赶去了董家,福全已经在董家开始喊雨禾,连带着白家一起骂,福全说雨禾求参的那天晚上睡在他床上,天兰趁机出来为儿子抱不平。雨禾说她为了救丈夫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

  国智回家也是发火,福全回家让仲安跪在地上教训他,以真看不下去护着仲安说人家是不会请他的,以真也说自己不想做他女儿,仲安让以真给福全道歉,以真嘴硬说自己还不如被叫花子领养,仲安忍不住打了以真,福全把仲安也赶出了屋。

  白老爷气病了,依云和凤玲在院子里吵闹。天兰在雨禾门外哭喊,雨禾竟然还要出去吃饭,院子里的长辈见雨禾连招呼都不打,对雨禾什么话都出来了,雨禾心安的坐下吃饭。

  凤玲在白家要抱着孩子要回娘家。福全早上吃饭的时候才听下人说仲安领着箱子走了,福全饭都没吃,把下人们全赶出去了。

铁娘子第4集剧情介绍

  依云让凤玲消停会,凤玲委屈的说他们往日的时候有谁想起过他们二房一家,白老爷听见两个儿媳妇的对话,就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给女儿起名雨禾,就是希望雨禾遇到困难不放弃。

  王妈去叫雨禾去祠堂,说话不分轻重,小春说话不管用,雨禾直接上前打了她一巴掌说自己也是这个家的主人。雨禾到祠堂却没有自己的座位,雨禾直接让小春去给自己搬凳子,董家的长辈看雨禾目无尊长都说要休了雨禾,雨禾说要休他们也没资格。

  福全以为仲安也离开了,他不知道仲安是给以真送衣物去了。

  小春说小姐就不能忍忍,学学天兰,服下软流流泪,雨禾说眼泪不是给别人看的。小春说都是福全惹的祸,但是雨禾还同情他。天兰怪自己丢董家的脸,阿木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都是雨禾的错,把一切都归罪到雨禾身上。

  白天天兰和雨禾谈话,她话里有话,雨禾说董家就剩下她们两个寡妇,婆婆就是碍于面子不能赶她走,雨禾愿意自己离开,但是婆婆得答应她一个要求,要求就是带走王妈。

  雨禾走的时候天兰表现出舍不得的样子,雨禾说看她那么舍不得要么她救不走了,天兰赶紧推着王妈说以后要好好照顾雨禾。

  小春在白家敲门却没人开门,一家子的人都在却没人给雨禾开门,国勇想去开门被大哥拦住了,任由雨禾在外面大喊。白老爷狠心不给雨禾开门是想雨禾以后走自己的路,他想让雨禾幸福,他也告诉国智他和雨禾是兄妹,手足之情什么时候都不能割舍。

  雨禾搬到了大哥准备好的宅子里,小春偷偷问强子事情原由,强子说白家给董家一封信意思是说不让雨禾回白家,雨禾从屋子里出来,小春骗雨禾说她忘记大少爷给她的信,说全家要到山上祈福,雨禾信以为真了。

  阿木搂着天兰,天兰高兴的说雨禾终于离开了,阿木担心雨禾还会回来,天兰说回来也不再让她进来。

  晚上王妈想要偷偷离开,被小春抓到了。雨禾见小春和王妈鬼鬼祟祟,就问小春是不是有事瞒着她,小春说没有。

  雨禾还是不放心就跑去白家敲门,国智不放心想要出去看看,奈何有妻子管束不让他出去。碧玉出来告诉雨禾说大少奶奶说姑爷刚走,刑克深重,现在进不得。雨禾相信了碧玉的话,自己回去了。

  小春早上起来喊雨禾,进屋看见雨禾就在凳子上睡,还看见雨禾手破了。

铁娘子第5集剧情介绍

  小春帮雨禾清理了伤口,雨禾说她回家听碧玉说家里人都去上香了,现在她就安心了。小春让王妈帮雨禾敷伤口,她去找金创药。

  早上凤玲就和依云说话说她昨天晚上听见有人在门外喊,依云就不给凤玲好脸色看。王妈撺掇雨禾去庙里面看白老爷,小春找药回来,雨禾故意说脚疼让小春去找大夫,她和王妈偷偷去庙里面了。

  以真去庙里上香,永嘉也陪着他娘去上香,他娘非得让他拜拜求姻缘,永嘉就跪下说他的事自己做主。雨禾和王妈着急在赶路。永嘉看见以真在算姻缘。

  雨禾到庙里让王妈去找她爹,她就在外面看着。永嘉在外面看着以真,听着方丈的话笑出了声。雨禾见王妈不出来就去找方丈问她爹,正好永嘉和以真在外面争吵,永嘉说他看见了,王妈急了,说白家根本没来人,永嘉随便对以真喊了个名字让以真说她也看见白家人了。

  小春回到家到处找不到雨禾。永嘉送雨禾出去,他把自己的名片给雨禾并且说如果她愿意,他也愿意帮她打官司。以真看见永嘉绕道走,永嘉喊住她想要互相认识,以真说他是不会和她做朋友的。

  雨禾在回去的路上想着永嘉的话,小春在门外等雨禾。雨禾回来就呕吐身体不舒服,还不让小春请大夫。小春知道小姐她们去了庙里就去找王妈算账。晚上小春让雨禾吃饭,雨禾却拿着名片说自己要打官司为邵华和二哥求公道。

  依云给国智说不能让雨禾回来,小春也找到三少爷,从三少爷那知道老爷不让雨禾回家,三少爷说他是不会让雨禾留在外面的,让小春放心。

  小春回家就看见雨禾在院子里走路,她恨自己让家人蒙羞,雨禾还真以为她爹去上山 祈福去了。

  永嘉下楼就听见他妈和媒婆在聊闲话。永嘉和以真正好在同一间布料店,永嘉听见有人讥讽以真就出来拿着布料说他要了,以真哭着出去了,永嘉在后面追,雨禾看见他们以为他们俩吵架了,以真说自己有事先离开了。

  布料店的夫人气永嘉不尊重她,她出来就看见他和雨禾在拉扯,夫人直接去说永嘉还说雨禾是破鞋,永嘉开朗,说话气走了夫人,以真躲在石像后看到了这一切。

  永嘉回家被他爹骂了,永嘉说自己要娶以真,他说以前都是他们安排他的生活,但是他的婚姻必须自己做主。

铁娘子第6集剧情介绍

  永嘉对他爹说他就是不娶章家女儿,他们要是逼他他就会上海。

  以真去给仲安说自己在布料店的遭遇,仲安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福全一个人在家,吃饭的时候他看见桌子上的菜就发火,仲安和以真不在家连下人也欺负他,不给他好好做饭。

  仲安从以真那回来先去找了雨禾,他把带回来的鸡送给雨禾,小春不收,王妈给雨禾送水说仲安在门口,雨禾让王妈请仲安进去说话。雨禾让小春倒茶好生招待仲安。雨禾话里带刺,说福全可算是出了口恶气,还让仲安给福全带话。

  仲安回到家,福全是高兴的但是没和仲安讲话。晚上吃饭的时候仲安把雨禾的话带给了福全,小春也说雨禾是不是傻了,她竟然要请福全吃饭。雨禾看他敢不敢去吃饭,福全在家说他不稀罕雨禾请吃饭,仲安说雨禾已经被董家赶出家门,白家也闭门不开,她的名声被他们俩毁了,福全现在才知道错,他说自己只是想出口气。

  小春也在家劝小姐不要请福全吃饭,雨禾说如果福全不来她就去找福全。第二天福全也在家纠结到底要不要去,仲安劝福全去给人家道个歉,以真回家听见他们的话说不让他们去,他们要敢去她就再也不回来了。

  小春在家不乐意的准备酒菜。以真说自己在庙里遇见雨禾,她不想最后连累自己,以真说话口无遮拦,仲安也为难了。

  仲安对以真说他要和爹要去铺子里看看,以真立马站起来说她也去。周老爷家准备请章家吃饭,但是却找不到永嘉。以真说她还想嫁人,她不想一辈子困在这,以真正在和仲安说话,下人来说有位先生找她。

  永嘉去给以真送那天以真看中的布料,永嘉说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用以真考虑那么多,以真收下了永嘉的布料也答应和永嘉做朋友,永嘉就让以真请他喝茶,以真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

  福全听下人说以真跟着一个男人出去了,他担心以真发生危险,还埋怨仲安怎么没去看看是什么人。

  章家老爷和夫人应邀去周家吃饭。永嘉和以真边走边聊天,以真知道永嘉和章家女儿相亲,说他们门当户对挺配的。周伯年骗章家说永嘉的英国朋友突然来访,永嘉不得不出去。

  文娟一听永嘉不在家就不乐意,她耍小性子就自己先出去逛了,在街上看见永嘉竟然和以真在一起,正好永嘉去买东西,文娟就走到以真身边说以真是故意坏她的好事,以真假装被文娟推倒受伤,永嘉不知情就让文娟给以真道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7集剧情介绍

  永嘉听文娟说她父母还在他们家吃饭,文娟气恼的离开,永嘉就想去追文娟,以后在后面跟着让永嘉不要冲动,永嘉才看见以真的手受伤了。

  周章两家正在友好吃饭,文娟进来说她恨死周永嘉了。永嘉送以真回家,路上以真说就算别的人都看不清她爹她也不能看不起,养育之恩大于天。福全在家不停的叹气,仲安提醒他说这时候以真不在家。雨禾坐在院子里等福全的到来,王妈都说小姐是不是得失心疯了。

  仲安在雨禾家外面敲了好久的门小春才开,雨禾请福全坐下还问福全怎么没穿自己的红褂子,福全正要坐下看见了摆在正堂的邵华的相片。

  雨禾让王妈给福全斟酒,还介绍了小春和王妈并让王妈给福全敬酒,福全看不下去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雨禾骂人不带脏字,他说要不是为了他闺女的名声,说起这个雨禾站了起来说他那时怎么不想想她的名声。

  永嘉把以真送到家门口,以真进去家门就问下人仲安和福全,下人说他们出去了,以真就知道他们去找雨禾了,以真还让下人把永嘉送的布丢掉,她说不会要给了别人后又给她的东西。

  福全对雨禾说他就是想报仇,但是没想要董家绝后,雨禾问福全那天的老参是不是真的,福全担保说是真的,福全看着雨禾的样子也于心不忍,他承认错误说是自己办了蠢事害了她,雨禾给福全跪下磕头,感谢他拿出老参救邵华,说从此以后他们之间只有情没有恨。

  永嘉偷偷的回家还是被他爹训斥,让永嘉明天亲自去给章家道歉,永嘉不愿意去。

  小春说以后她守着雨禾,他们就安安生生过日子,雨禾说接下来她救该给邵华和二哥报仇了。晚上天兰做梦梦见邵华,她觉得儿子怨恨她把雨禾赶走了。

  福全高兴今天自己赴了雨禾的约,他现在也开始为雨禾担心,连雨禾的娘家人都不让雨禾进家门。

  阿木陪着天兰在院子里给邵华烧纸,阿木说雨禾离开董家会过的更快活,让天兰放心,天兰也说雨禾还有200亩地,阿木心疼的说他们太大方这是反而埋怨天兰要休了人家。

  小春去白家找碧玉说要见三少爷,依云亲自到大门口让小春进来说话。雨禾醒来喊小春发现小春不在家。依云对小春说雨禾不懂事干嘛还要为难白家,因为雨禾家里鸡犬不宁。雨禾去找小春,王妈出来告诉雨禾说小春回家了。

  依云让碧玉送小春出去,看见雨禾来找小春就赶紧进去禀报依云说雨禾又来了。小春拦着雨禾不让进去,凤玲听见声音就出来了,依云不让她说话,但是凤玲出去直接跟雨禾坦白真相,依云拦着国智不让他管闲事,凤玲正要告诉雨禾白老爷出来拦住了她。

  白老爷对雨禾说她已经不是白家的人,雨禾终于知道了真相,白老爷任雨禾跪下求他还是狠心的把雨禾拒之门外。

  白老爷是希望雨禾回来的,但是为了雨禾的将来他只有狠心让雨禾自己去找疼她的人。小春把雨禾拉回了家,雨禾不懂爹的心,仙子阿的她就认为是娘家抛弃了她,雨禾打小春一巴掌说小春和他们一起骗她,让她变成了一个笑话。

铁娘子第8集剧情介绍

  雨禾赶小春离开,小春就是不走,雨禾喊王妈把小春轰出去,王妈幸灾乐祸的把小春拖出门,结果雨禾把她们两个都关在了门外。

  小春和王妈在门外等了一夜,王妈��嗦嗦说废话,小春忽然笑了,她想起来后门开着。小春回去看见雨禾还在睡着。

  国勇要去接雨禾回家,国智拦着他不让他出去,依云赶紧跑出来,凤玲看见他们打架就起哄,他们爹出来阻止了他们,正要说话就晕了。

  雨禾醒来就喊小春才想起来她把小春赶走了,正要下床小春端着盆子进来让她洗漱。白老爷让国勇罚跪,他说雨禾不能回这个家。雨禾拉着给她送饭的小春帮小春敷脸,她以为小春真的走了。

  王妈回董家求天兰让她回来,还说雨禾打了小春。小春看见雨禾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就说让她出去逛逛,雨禾说她就是想不通白家为什么避着她,小春说都是福全惹的祸。国勇站起来说雨禾需要的是一个家,但是他们怎么理解当爹的心情。小春在家也在替三少爷说好话,说三少爷会帮助雨禾。

  福全在家让仲安帮他剪头发,他要重新做人。国勇去找雨禾,雨禾不让小春开门,小春怎么说雨禾都不让她开门,雨禾以死相逼不让小春开门,小春出去劝国勇回去,雨禾听见了国勇说他今天为了来找她都对爹不敬了,小春在外面劝着国勇先回去。

  福全和仲安在街上散步和仲安说他们有空得看看雨禾,国勇听小春说福全来过家里,就气不打一处来,正好国勇看见福全就要打,雨禾出来制止了国勇反而让福全进了家门,街坊邻居都在一旁看热闹说闲话。

  雨禾和福全说话间看见福全把头发剪了,仲安说是福全不想帮着鞭子进她家门,福全不让仲安解释,雨禾说患难见真情。

  以真让永嘉去给文娟道歉,永嘉让以真和他一起去,他给文娟道歉,让文娟给她道歉,以真不愿意去,她让永嘉把文娟约出来再道歉。

  文娟接受了永嘉的道歉,永嘉对她说是以真让他来道歉,以真说她是大家闺秀,以真躲在树后看着他们俩谈话,她就想起方丈说过的话“三人行,则损一方,单人行,则得其友”,以真恨恨的说她会让文娟给他们让路。

  永嘉借口说买东西,以真就去找文娟说话,以真故意喝永嘉的茶让文娟误会,俩人争吵时文娟又打了以真一巴掌正好被永嘉看见。

  福全和仲安聊着周家和章家的事,福全愁以真的婚事,这时看见永嘉拉着以真的手就过去让永嘉松手,永嘉就是不松,福全说他是不会收永嘉,以真一听见他这么说甩开永嘉的手回家了。

  回到家以真问福全和仲安说谁愿意要她,福全说永嘉以后是要娶章家女儿的,以真一急说话又伤了福全。

  雨禾知道小春生气了,小春气雨禾那样子对待国勇,在家处处给雨禾摆脸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9集剧情介绍

  雨禾让小春不要再给国勇说她的事。阿木在董家对天兰说雨禾可能是想故意打小春将小春赶走,阿木说雨禾是想让谁进她家。

  雨禾在家唱戏给福全和仲安看,王妈这时候回来了,国勇又过来敲门小春就顾不得那么多把盘子给了王妈出去和国勇说话。

  小春说雨禾就是在硬撑着,国勇说他不能让雨禾再消沉下去,他闯进了雨禾家看见雨禾和福全配合着唱戏,雨禾看见国勇就又拉着福全进屋玩,国勇生气的离开了,王妈奇怪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福全对雨禾说国勇走了,雨禾说现在只有国勇真正是“白”的,她要让国勇永远“白”下去。

  永嘉去见自己的外国朋友。雨禾一个人在屋里借酒浇愁。永嘉是让朋友过来帮雨禾打官司。小春在外面喊雨禾开门,雨禾打开门正要骂小春她看见了永嘉,永嘉说他来看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雨禾哭着说自己什么都怕,她亲自赶走了最爱的人。

  永嘉说他朋友过来帮她打官司,那个卢筱嘉不是好对付的,但是只要她愿意,他会陪她走下去。永嘉约以真出来见面说自己要回上海,他不想受家里的束缚而且这次他回上海也有事,以真说他不娶文娟还可以娶其他人,永嘉告诉以真说上海什么样的女子都有,他会看着办。

  以真回家思考了永嘉的话就想着要如何把永嘉留下来,她约了永嘉妈妈出来见面,永嘉妈一见是以真就要回去,以真赶紧说永嘉要回上海,永嘉妈这才留下来和以真谈话。文娟也和她妈在外面逛街。以真对永嘉妈说永嘉在外面有对象还是外国人,文娟母女正好进这家茶楼,以真故意让文娟母女看见她拉着永嘉妈的手说话。

  文娟妈上去说话讽刺永嘉妈,永嘉妈回家对伯年说这件事,伯年说就算他不依靠章士珍也能让儿子当上副会长。

  雨禾又喝醉回家,王妈听从天兰的话偷偷注视着雨禾的一举一动。王妈和阿木见面将雨禾的事都告诉了阿木,小春也在家让雨禾提防王妈,不要让王妈出去说闲话。

  伯年出去和朋友喝茶聊天,伯年说是自己不和章家联姻了,朋友问永嘉和雨禾以真之间的事,伯年说绝无此事。

  永嘉妈让以真去了他们家,她拜托以真帮助永嘉让永嘉留在这里。以真看着周家的装饰就发誓要嫁到周家。周家下人上茶是看见是以真就把茶丢在了桌上,以真说茶凉了让下人换,正好永嘉和他妈过来,永嘉妈问下人怎么又要换,以真赶紧上去拿下了茶。

  福全问仲安以真是不是在躲着他们,仲安说是他们躲着以真,仲安笑着说以真最近和永嘉走的近,福全就是不信任永嘉。

  永嘉妈让永嘉去拿他带回来的西洋棋,永嘉拿棋回来听见他妈让以真拦着他见雨禾,永嘉放下棋说自己憋得慌要出去走走,他妈赶紧让以真跟着他。以真出去找不到永嘉,永嘉骑着车到以真面前问以真他妈为什么现在对她这么好,以真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说。

铁娘子第10集剧情介绍

  伯年回家听说儿子和以真出去了就不高兴,他妻子赶紧解释。永嘉要去找雨禾,以真拦着不让,永嘉间接地羞辱以真,以真说她多年来的委屈她宁愿不被福全收养,快点到雨禾家门口,以真让永嘉自己决定要走要留,永嘉却突然说明天他就找人去单家提亲。

  雨禾在家呕吐不止,王妈进来说永嘉拜访,雨禾要出去迎接,小春按着雨禾对王妈说不见,王妈说还有一个女人,但小春还是不让见,她出去对永嘉说雨禾身体不舒服今天不见客,永嘉说自己也是来辞行的,他还想说什么小春已经关上了门。

  永嘉对以真说他会去她家提亲,但是要求她以后要活的勇敢。福全请惠唐回来做朝奉,惠唐和吴妈到平城就先去了老宅。福全高兴的穿着打扮要接惠唐,仲安过来说今天有人更高兴。

  伯年问永嘉是否还要回上海,永嘉说不回了,他要留在平城娶妻生子。伯年高兴的说娶谁也不娶文娟了,永嘉就问他娶以真行不行,伯年要是不同意他就回上海。永嘉要收拾东西回上海,他爹和他妈在吵架,一个要儿子留下一个要儿子走。

  小春把王妈支出去买菜,雨禾这才允许被说话,雨禾对小春说永嘉准备帮他们打官司,小春这才知道自己赶走了恩人。

  以真拿着福全给的手表去找永嘉,永嘉从家门口出去都没看见以真,以真跟着永嘉到雨禾家门口,恰好王妈买菜回来王妈把永嘉拦住了,永嘉没见到雨禾走向火车站。

  以真喊住永嘉,以真问永嘉昨天说的话,永嘉说只要他爹同意他会兑现对以真的承诺,永嘉要走了,以真拿出手表给了永嘉。

  福全去找惠唐又给惠唐带了两个下人,福全和惠唐说生意上的事,惠唐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要按照上海洋行的方式帮福全经营生意,惠唐还送给福全一份礼物,福全当宝贝似的让仲安好好保存。

  福全让仲安好好跟惠唐学习,福全去雨禾家找雨禾,但是到门口被王妈拦住说是雨禾不见客。小春陪雨禾去看病看见碧玉,碧玉撒谎说是给国智拿补药,碧玉不敢多和雨禾说话赶紧离开了。

  药店的小二对雨禾说大夫歇诊了,雨禾和小春才刚出去就看见大夫出来了,雨禾进去和大夫理论,大夫也难为情说今天帮雨禾一个人看病,但是雨禾不让他看了,雨禾说看不起他。雨禾出来看到了一个特别像邵华的人。

  福全看见雨禾在街上,他们就一起去酒楼吃饭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11集剧情介绍

  福全和雨禾在吃饭,福全说她要是不嫌弃以后他们就是一家人。仲安扶着喝醉的福全回家,以真还在为永嘉的事心烦。仲安安顿好福全去找以真聊天,以真没有给他开门,以真等仲安走之后自言自语说谁也帮不了她,转而以真发狠的说她不会让别人看不起她。

  早上以真在浇花,福全问她有没有把表给永嘉,正好永嘉妈传来一封信邀以真出去谈话。永嘉妈说的意思是让以真和福全脱离父女关系之后她才会同意让以真嫁到他们周家,同时最重要的事让她儿子回家。

  福全也在家置办东西准备以真出嫁的嫁妆,有惠唐帮他打理生意他就放心的安排以真的婚事。以真在永嘉妈面前难以抉择,永嘉妈让她回家自己好好思量思量。

  以真不高兴的回到家,福全问她周佳人怎么说,以真说没说什么,以真正要转身离开听见福全说要去雨禾家,以真下意识就说不准他们去,后来赶紧补充说自己只是不想他们喝太多酒。

  伯年在家训斥老婆没脑子把儿子往火坑里面推。国智这时候正好去找章老爷,显而易见也是为了副会长的位子。

  国智回家和依云商量让依云带女儿去找雨禾,依云不去。雨禾在家又想起自己白天见到那个像邵华的人。国智自己偷偷的在雨禾家后门敲门,小春听见就去告诉雨禾,本来雨禾说不见,但是小春说国智肯定有事求她,雨禾让小春转告国智出去见面。

  国智回家看见国勇提着箱子要出去,国勇是去找雨禾,他要和雨禾一起生活。小春出来看见国勇靠在墙壁上,她自作主张把国勇扶到家,王妈通风报信,雨禾去看了一眼他们转身出去了。

  雨禾去听戏,惠唐朋友指给惠唐看下面坐着的雨禾,惠唐说他倒觉得雨禾与众不同。在场其他听戏的人都在议论雨禾,但是雨禾充耳不闻。

  国智果真来戏院见雨禾,雨禾故意大声说话让大家听见。国智让雨禾不要再纠缠白家,惠唐在上面关注着雨禾的一切。正好福全也来听戏,雨禾热情的招待福全,国智忍不住站起来大声的说他们白家没有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福全也站起来替雨禾打抱不平和国智打了起来,雨禾却笑着还在夸台上唱的好。

  国智挨了打回家还高兴,章老爷估计也知道他和雨禾脱离关系了。雨禾从戏院出来就不讲话,小春看着难受。雨禾赶走车夫走路回去,小春去给雨禾买吃的,雨禾又看见了惠唐,她追了上去,等小春回来找不到雨禾了。

  雨禾把惠唐当成了邵华,吴妈喊惠唐雨禾才回神,雨禾说自己认错人了。

  章士珍老婆说起今天国智在戏院的作为,士珍知道国智是做给他看的,他庆幸没把女儿嫁到白家。以真收拾行李又准备离开正好被仲安看见。

铁娘子第12集剧情介绍

  以真对仲安说她要和他们脱离关系,还劝仲安和福全脱离关系,仲安一气之下打了以真,以真更是决心要走。国勇病的不轻,小春求雨禾帮国勇找大夫,雨禾正要去就听见福伯敲门,雨禾在院子里听见小春喊老爷,雨禾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白老爷带了大夫过来给国勇看病,福伯让小春去喊雨禾出来见老爷,雨禾交代小春让白老爷赶快把国勇带走。

  雨禾出来看情况,正好白老爷出来,雨禾赶紧转身要进去,老爷喊住了她,雨禾说她没有爹,都是她害了白家,白老爷说了一句话,他不能按照雨禾的要求来爱她,等雨禾转过身白老爷已经出去了,雨禾追出去问白老爷是不是真的爱她,白老爷说他疼女儿。

  白老爷一家在吃饭,凤玲说刺话讥讽国勇和雨禾,白老爷拍桌子出气,凤玲又说她要回娘家,白老爷爽快的赶她走。

  白老爷去接国勇回家,雨禾没出来见他,小春说雨禾不舒服,白老爷就让大夫给雨禾把脉,大夫欲言又止,白老爷让王妈和小春都出去,大夫说雨禾是喜脉,老爷差点晕倒,他让大夫保守秘密,雨禾说那是邵华的二儿子她为什么怕别人说闲话。

  仲安骗福全说以真去老姑家了,福全说就要中秋了让仲安明天去接以真。仲安让福全出去走走,福全高兴有惠唐这个好帮手,他们正好在街上遇见就一起去酒楼喝酒聊天。

  福全问惠唐当年离开单记的真正原因,问惠唐有没有怪罪他,惠唐说他感激还来不急,怎么会怪罪,他们正说着话听见有人说雨禾要告卢筱嘉,福全赶紧去雨禾家,仲安说他们不能盲目,惠唐安抚福全说他出面去看雨禾。

  一推人围在雨禾家门口,惠唐让仲安给雨禾家塞了一张纸条,让他们别开门。惠唐提着公文包遣散了雨禾家门口的人,他应付了记者,把记者说服走了。等到记者们都走,仲安把报纸给小春说让雨禾看看。

  小春给雨禾说了刚才外面的情况,雨禾非要出去看,小春让她安心,问她刚才看病怎么回事,雨禾拉着小春坐下高兴的而说自己有邵华的孩子了,小春一片忧心。处理了雨禾的事惠唐和福全寒颤几句就去铺子里了。

  伯年让永嘉回家,他老婆以为他是同意永嘉和以真的婚事,伯年说是副会长的位子有着落了,他拿出请帖让老婆看,章士珍60大寿请他们全家出席。永嘉妈去茶园找以真,永嘉妈让以真写封信给永嘉让永嘉回来。

  白老爷又让大夫给雨禾把脉了,他让大夫给雨禾开了打胎药,王妈只看见白老爷拿了药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药,王妈正要关门,邮递员送来一封信说是雨禾的。白老爷让王妈给天兰送些东西还让王妈在董府多待些日子。

  小春去厨房熬药,碧玉慌慌张张的说小姐的她熬就好。

铁娘子第13集剧情介绍

  小春问福嫂雨禾的药方是什么,福伯和碧玉都拦着不让小春看。王妈回家把雨禾的信给了天兰,阿木让王妈先下去,他打开了信。王妈问文伯家里怎么回事,怎么阿木当起家。

  小春抢着要把药倒掉,白老爷进来,他跪在地上求小春要帮他。永嘉给雨禾写信让雨禾3天后去上海,他们要开庭。阿木给天兰说永嘉就是想勾搭雨禾。

  白老爷和小春逼着雨禾喝药,国勇听见雨禾在求救,他硬撑着到雨禾屋里,雨禾看着国勇就喊国勇救她。

  国勇去厨房骂小春,雨禾对她爹说她恨他,国勇盯着小春哪都不让她去。白老爷对雨禾说她还年轻,雨禾跪在床上求她爹让她留下孩子,雨禾突然肚子疼,床上已经有血,白老爷出来让小春赶紧进去伺候。

  永嘉在法院没有等到雨禾,史密斯帮他延迟了开庭,永嘉决定回去看看。以真在茶园期待着永嘉回来。永嘉和史密斯去打台球时心不在焉,史密斯问他怎么了,永嘉说自己要结婚了但是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爱她。

  伯年在家问老婆永嘉会不会回来,正说着永嘉就已经到家了,永嘉放下东西就要去看以真,他妈说以真没生病。伯年把永嘉留在家说章士珍请他们出席大寿,永嘉放下东西说明天会陪他们去拜寿。

  永嘉在雨禾门口转,小春买菜回来看见他说雨禾生病了,让他过段时间再来看雨禾,永嘉问小春他们最近有没有收到信,小春说没有,永嘉就先回去了。

  王妈回家听见大夫在说雨禾的身体,她想要偷听但是小春恰好回来。永嘉去单府找以真,仲安说以真去老姑家了。

  永嘉去茶园找以真,他告诉以真他妈让他回来参加章士珍的大寿,以真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但是她说他妈让她做的每件事她都会做,永嘉问以真为什么,以真说只有他敢去他们家,敢娶她。以真让永嘉以后不要再来找她,那样她就不会再被利用。永嘉拉住以真说他既然说过会娶她就会娶。

  永嘉陪父母去给章士珍祝寿,国智提着礼物在门口被下人拦住,说是没有请帖不能进去,国智看见士珍就吵着进去了,士珍喊他去屋内谈话。

  士珍说雨禾和卢家打官司,国智多次强调说他已和雨禾断绝关系,士珍让国智去说服雨禾撤诉。

  等士珍出来伯年让永嘉给士珍敬酒,士珍要和外国人做生意,他故意扯到永嘉留学,永嘉也趁机告诉士珍说他要结婚了,他要去以真。士珍一听端着酒杯去别的桌敬酒了。

  伯年回家就摔杯子,永嘉说士珍就是利用他们家,章家想在上海做生意,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伯年说娶谁也不能娶单家的女儿,永嘉也从他妈的嘴里听见以真和单家脱离关系。

铁娘子第14集剧情介绍

  福全问仲安以真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会帮以真把婚礼办的风风光光,以真自己回来了,还给福全带了他喜欢吃的馒头。福全说去雨禾那,仲安说不能一直去打扰人家,他陪着福全下棋去了。

  雨禾躺在床上想着白天他们的所作所为,她的心都凉了。以真去给仲安道歉,也感谢他没有告诉福全她的事,以真说自己就是希望可以嫁人平淡的过日子。

  永嘉骑马经过小树林看见有人寻死,他救下来才看见是雨禾,小春给雨禾送饭才发现雨禾不见了,她赶紧去喊醒国勇。永嘉教给雨禾很多种死法,故意刺激雨禾,雨禾告诉他说自己怀孕了,她不想再连累家人,她怕孩子出生后受人排挤,永嘉告诉她说只要她敢了别人就怕了。

  小春和国勇正要出去找雨禾,雨禾自己回来了,她叫出来王妈让王妈回去告诉天兰说自己怀孕了。天兰在家哭着为儿子叫冤。

  白老爷去看雨禾,小春跪在地上替雨禾给他赔罪,雨禾坐着说自己没罪。天兰让文伯备车,阿木在天兰旁边添油加醋说雨禾的坏话。

  雨禾送白老爷和国勇回家了,碧玉慌张的跑进去告诉国智和依云说雨禾回来了。雨禾对白老爷说她想再进白家看看,或许她以后就不会再进来了,国勇听雨禾这么说就拉她进去。婉儿看见雨禾就要跑过去被她妈依云拦住了,雨禾说她只是回来看最后一次。

  晚上依云去看雨禾,她也是从后门进,雨禾没让她进门就在外面和她说话,依云说想让她回家,雨禾知道她有企图,依云说让她撤了官司就接她回家,雨禾说她是不会撤官司的。

  国智听了依云的话就在院子里大喊说以后白家的人不准跟雨禾来往,白老爷出来骂国智说他还没死轮不到他在家发威。

  天兰又叫来董家的长辈说雨禾怀孕的事,阿木在一旁给天兰使眼色,天兰胡编乱造让董家长辈误会。

  小春给雨禾端安胎药,雨禾说她大胆还敢去买药。永嘉妈还是让以真跟父亲断绝关系,说雨禾怀孕了,外人都说是仲安的孩子。

  以真回家告诉福全和仲安雨禾怀孕了,福全反而让下人准备补品送给雨禾,以真拦着不让他们去,以真说他连累了她,就因为她是单福全的女儿,以真给他们跪下求他们不要再去找雨禾。福全说自己去,仲安也跟着去了。

  一群小孩子在门口骂雨禾,小春拿着扫帚赶跑了他们。小春进去看见雨禾出来了,就和雨禾闲聊,福全敲门,小春还以为又是那些人,开门正要打才看见是福全和仲安,他们给雨禾带了很多补品。

  以真坐在自己屋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被欺负,她拿出剪刀想要做傻事,但是想起永嘉她还是舍不得。

  福全让仲安带着以真出去住,福全说自己还真是想回到前朝,省的连累旁人,仲安说他们不是旁人,是家人。

铁娘子第15集剧情介绍

  王妈给天兰打好水放在门口,她看见阿木在天兰的屋子。阿木帮天兰洗脚,天兰担心她和阿木的奸情被发现,阿木说那些族人还怕丢脸,他们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雨禾在外面看着圆月,她对小春说没能和邵华过一个中秋,小春说她们有孩子,这时有人敲门,小春出来只看见地上放着一盒月饼,没见到是谁,惠唐看见雨禾出来将月饼拿了进去。

  雨禾盯着月饼看,小春说她饿了,雨禾就是不准她吃。小春听见又有人敲门,她拿着一个月饼就跑去敲门,是福全让人帮雨禾把围墙建的高一些。以真吃饭的时候见福全和仲安都不在,她就让下人把饭菜倒了。

  仲安正要扶雨禾进屋,天兰和阿木进来了,天兰进来就骂雨禾不知廉耻,阿木说雨禾怀的是贱种,雨禾打了阿木一巴掌,阿木反手就还了雨禾一巴掌,雨禾动了胎气,仲安摆脱阿木赶去找大夫。永嘉在上海为雨禾的官司奔波。

  小春要把月饼盒扔掉,雨禾留下没让她扔。以真找到雨禾家,她求雨禾离他们家远点,雨禾让小春出去,她问以真受了什么委屈,以真说就是因为她和她父兄接触才让她过的委屈,她说雨禾名声不好,雨禾说自己问心无愧,她说以真就是可怜又可悲的女人,以真打了雨禾一巴掌,但是雨禾不怒反笑还让以真坐下吃东西。

  永嘉妈说以真不应该去找雨禾,以真对她说自己打了雨禾。福全去买安胎药。小春问雨禾为什么不反击以真,福全过来给雨禾送药,小春不情不愿的去开了门。

  永嘉妈回家告诉伯年说以真打了雨禾,伯年就想着以真是福全的女儿,还是看不惯以真。

  永嘉在上海买了两个八音盒回家了。周家专程到单家接以真去做客,仲安还是不放心。永嘉妈和朋友在打牌,把以真当丫鬟使唤,以真也心甘情愿。

  小春出去买菜人家都不卖给她,还有人说以真教训雨禾的事,小春回家告诉雨禾,雨禾还不生气。

  董家长辈问天兰话,他们问天兰话阿木争着回答,有的长辈不高兴就问她, 天兰说她认阿木当弟弟了。天兰说她已经让人给白家捎信要休了雨禾,国智把信给了国勇,让国勇去董家解决雨禾的事。

  国勇知道董家的人要对姐姐说三道四,雨禾没有做错事他是不会接休书,天兰说要想不被休就拿出当初陪嫁的200亩田地,国勇替雨禾答应了此事。

  国勇回去向雨禾禀报,小春也说国勇冲动了,雨禾拿出地契给了国勇。

铁娘子第16集剧情介绍

  章士珍召一些人见面,国勇也被邀请了。士珍说他会请卢督军帮忙,但是现在白家和卢家有官司,他也不好说。国智出主意说战争还没发生,他们要赶紧收货,但是其他人还担心有以外,士珍故意说话让国智出头担当起这份事务。

  散会后国智还感谢士珍让他出席会议,国智问士珍有什么安排,士珍说让国智收货他负责卖货。国智回家吃饭的时候,凤玲自己边说边笑,国智根本不搭理她。

  国智问国勇昨天去董家干嘛,国勇说董家想要休雨禾,但是他们用地契做交换了。国勇把依云拉到屋里说他们只要收回地契,然后把丝织品卖出去他们就能赚大钱。

  国智去找雨禾要地契,这时候认雨禾这个妹妹,国智说就算她把地契给董家外人也会说她的孩子是野种,雨禾听他这么说就打了他一巴掌,国智还是得求雨禾把地契给他。

  国智回去对依云说雨禾已经有些心软了。雨禾思量着国智的话,她觉得国智就是为了200亩地。依云让国智一定要把那地契拿到手。

  永嘉拿着礼物去找雨禾,是雨禾亲自开的门,她请永嘉进屋,永嘉让她闭上眼睛亲自打开礼物放在雨禾面前,永嘉看着雨禾沉浸在幻想中,永嘉问她还愿不愿意再接受别人,雨禾还没回答回答小春就回来了。

  小春说现在街上都在传雨禾和卢家的官司可能会影响丝织品商业,永嘉说这是卢家趁机打压丝织品的价格,他说只要雨禾不放弃他就会帮她把官司打到底。

  小春听着雨禾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小春说自己快没钱了,还把上个月的帐念给雨禾听,小春让她好好考虑200亩地,雨禾突然感觉到宝宝动了。

  等国勇要去拿地契的时候雨禾不给了,国勇心急如焚骂了小春,但是雨禾还是准备听大哥的,国勇说董家的条件,雨禾说国智会处理。小春出来看见国勇在外面坐着,国勇知道自己帮不了雨禾。

  王妈在阿木屋里翻来翻去,阿木看见厉害的把王妈赶了出去,王妈偷偷的外面看见阿木在藏着什么东西,阿木谨慎的把老参藏了起来。

  国智给他爹说雨禾想把地契给董家,国智说他会办好这件事让爹放心。永嘉给以真送礼物,以真也送给永嘉一个手镯。雨禾终于同意把地契给国智,但是国智得先去董家把她的事办妥当。

  国智和天兰商量雨禾的事,阿木着急即将要得到的地契就要没了。永嘉和以真在散步,看见阿木追着国智,以真不让永嘉去管白家的事。

铁娘子第17集剧情介绍

  永嘉还是去帮国智说话,以真自己先回了周家。永嘉回来看见以真和他妈在说话,永嘉说以真让他失望。

  阿木回家和天兰置气,别人都说他是拉车的,看不起他,阿木趁机让天兰给他点事管管,王妈在门外偷听他们的谈话。文伯自己就离开了董家,王妈让文伯留下,文伯说这宅子迟早会出事。

  国智和依云在雨禾门外守株待兔,他们等雨禾和小春出来后依云偷偷进了雨禾家。雨禾还在外面和小春逛街,依云在雨禾家到处翻找,等雨禾回家依云还是没找到小春进屋就发现家里面进贼了,她查看了家里的东西,一件都没少。

  晚上王妈敲天兰的门说有事禀报,王妈说阿木偷她东西,但是天兰不相信,她带着王妈去阿木屋里面找,但是只发现阿木说是他娘留下的东西,阿木将王妈赶出了董家。

  福全又给雨禾送安胎药,福全问雨禾和董家的事。永嘉妈问伯年他们该怎么办,永嘉太叛逆,当初就不该让他回来,他终于妥协让永嘉娶以真。

  福全给雨禾讲了永嘉帮她出头的事,正好永嘉也来看雨禾,永嘉不让雨禾交出地契,福全以为永嘉是爱钱之人,永嘉说总会有办法让雨禾既留住地契也保住名节。

  天兰一大早就发现王妈和阿木都走了,阿木找自己的小情人说等他把百年老参换了大洋他就过来接她出去。阿木去单家当铺当老参,他说是前朝宫里留下的,惠唐做主收下了老参,他把老参带回了自己家。

  周家给单家送去了永嘉的命书,以真气他们都帮着雨禾,仲安说自己这些日子都没去找雨禾,他说以真的婚事,以真说她和永嘉的婚事没了,以真刚把永嘉送她的东西摔在地上,下人就喊她说周家过来提亲了。以真出去看了知道是真的,她赶紧回去捡永嘉送的礼物。

  惠唐拿着镯子想起来他之前在单记的时候雨禾拿着镯子换她二哥当的字画,惠唐了看见就留下了雨禾的镯子。吴妈喊惠唐吃饭,惠唐还是盯着镯子。

  永嘉拿着相机出去了,福全在家翻账单给以真准备嫁妆,惠唐过来给福全说他最近收了个宝贝,但是个药材,福全说这时候不要说不吉利的。仲安问福全怎么知道以真的八字,福全说他是当年宫里恭王福晋的。

  永嘉在外面帮人拍照得到一束花,以真跟着他看见他把花送给了雨禾。永嘉推着车和雨禾一起散步,永嘉说他要结婚了,雨禾说她知道,永嘉说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幸福,雨禾说她反而羡慕他们可以自己做主,永嘉问雨禾他在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铁娘子第18集剧情介绍

  永嘉帮雨禾拍了一张照片,以真生气的先去了周家,她刚到永嘉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裁缝帮他们两个量身裁衣,还说些巴结的话,永嘉听不下去就出去了,永嘉妈让以真跟着永嘉。

  以真追上永嘉,永嘉让以真不要老是在乎别人的眼光,以真答应但是以真不让永嘉和雨禾联系。

  国智让依云把自己私房钱拿出来,依云让国智小心,不要到时货收到手卖不出去,依云说可以但是以后赚的钱她管,还让国智把雨禾的地契弄到手以后做婉儿的嫁妆。

  王妈想要回雨禾那,小春不让她进去,王妈说她这次回来真心想帮助雨禾。雨禾听王妈说天兰和阿木私通,但是雨禾不相信她,让小春给她点钱让她走。

  阿木在酒楼喝酒,连小二都不待见他,他拿出自己刚用老参换的钱显摆。国智恰好在这个酒楼请章士珍吃饭。

  小春给雨禾说王妈这次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但是雨禾就是不相信,她说这件事就算是真的也不能闹大,她不希望别人看董家人的笑话。

  雨禾深夜去董家见天兰,天兰在屋里转来转去,她还以为是阿木回来了,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雨禾不出声的在外面听着,天兰打开门一看差点跌倒。阿木躲在暗处观察董家。天兰对雨禾说她恨她抢走了她儿子,说雨禾当初不顾及她的脸面,还说她会去追上邵华告诉邵华说她怀了别人的孩子。雨禾听她说好多话最后才站起来说孩子是邵华的,地契她也不会交出去。

  等雨禾走后阿木才回来,阿木拿着一个酒罐子砸伤了天兰。第二天官兵就跑到雨禾家要带走雨禾,国智也收到消息说雨禾进警察局了。国智在家着急怕雨禾的事涉及到自己,依云却说这事出得好。

  雨禾在警察局答话,雨禾说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她是不会承认的。国智在雨禾家乱翻,警官又去问小春,他说雨禾已经交代了事实,但是小春说自己什么都没做问心无愧。

  仲安在街上看见出的告示 ,依云让国智去警察局求情,国智不敢去硬被依云推去了。在监狱雨禾看见小春被打心疼不已。

  伯年带着永嘉去单家提亲,以真在自己闺房让丫头出去看着点情况。伯年吞吞吐吐说不出来条件,福全替他说了出来。国智去替雨禾求情,探长说国智是自身难保就不要给雨禾求情,国智赶紧解释说那天他找天兰后来都是永嘉惹的事。

  福全思量半天答应了伯年的条件,以真在门外对义父惭愧,正说着下人跑进来说仲安被抓了,永嘉喊福全一起过去,伯年拉着永嘉不让永嘉出头,但是永嘉说这件事他不能不管,伯年生气的边走边说这亲事幸好没定。

  福全和永嘉一起到警察局探情况。(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19集剧情介绍

  探长对永嘉说着正想找他问话,福全听不得那么多废话一味的让探长放了仲安。永嘉让福全不要担心仲安,他担心雨禾,他们猜测是有人在其中捣鬼。

  天兰在家呻吟喊痛,做样子给董家长辈们看,天兰说自己不是伤口疼是心疼。阿木进屋问天兰伤口疼不疼,让天兰打他出气,阿木说自己的计策好,逼雨禾交出地契。

  雨禾在监狱里还想着天兰是否伤的重,小春替雨禾不值。小春突然想起家里的地契,雨禾说他已经把家里的地契交给永嘉保管了。

  伯年在家骂永嘉,永嘉在自己屋看着雨禾给的地契,在心里默默的说他愿意守护雨禾。

  阿木也去雨禾家找地契,结果发现雨禾家已经被翻过了。阿木回家给天兰说要想办法把地契弄到手把雨禾名声搞臭。

  仲安被释放了,福全帮他压惊,福全还在担心雨禾的安危。雨禾打算在监狱里什么都不说,她还是为了董家的脸面。

  天兰装好人去监狱里看雨禾,探长还夸她太仁慈。天兰见到雨禾就说她怎么那么狠心让邵华都在九泉之下不安心,小春在旁边插嘴说天兰不知好歹,天兰说那贼可能是为了地契,雨禾不告诉天兰地契在哪,说是为了她好,雨禾反而感谢坏人把她们送进安全的地方。

  阿木分析天兰的话,猜测地契可能是在国智手中。依云在家掉泪,他们把丝织品已经收了,但是上海却没有一点消息,现在连地契都找不到。

  阿木从后门偷偷进了雨禾家,他看见国智在乱翻东西他问国智找什么,国智说他事帮雨禾拾掇屋子,国智才反应过来这是白家府子,阿木看见桌上邵华的冥像就说他是过来拿冥像的,国智抢下冥像不放心的亲自将阿木送了出去,国智打开相框也没发现地契.

  小春说天兰的不是,雨禾说人为财死,不怨恨她。国智去监狱探望雨禾 ,还把邵华的冥像也带去了,还问小春的伤担心雨禾也挨打。雨禾问家里面的情况,国智不让她担心,小春急着解释,雨禾拉着小春对国智说没事发生。国智劝雨禾不要交出地契,雨禾说但是地契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永嘉调查拉车的人,还让几个车夫帮他的忙。国智说让雨禾放弃地契他来承担,雨禾说他不能连累大哥,走的时候雨禾还是不告诉国智地契在哪里,从他的话中雨禾就知道国智已经去过她们家了。

  永嘉让车夫去给雨禾作证说雨禾没伤害天兰,探长不相信永嘉找的证人,永嘉还承认他和雨禾的交情不浅,伯年赶来警局要带永嘉回家,永嘉没有跟伯年回去。永嘉让探长记下车夫的供词。

  仲安回家给福全说永嘉带车夫去帮雨禾作证,福全高兴蒙了他还想要趁机去周家讽刺他们,以真也不回去了,福全更是高兴。

  永嘉去监狱见雨禾,他告诉雨禾不要着急让雨禾等他消息。

铁娘子第20集剧情介绍

  阿木在家着急永嘉竟然找证人破坏他的好事,天兰说他就白挨打了,骂阿木臭拉车,阿木打了她,打完之后又去哄。

  国智在监狱里问雨禾为什么不出去,他猜肯定是永嘉不让雨禾出去,国智说永嘉或许也是惦记雨禾的地,国智对雨禾说爹的70大寿就要到了,依云把婉儿带到监狱劝雨禾出去,雨禾骂他们两个龌龊,依云见雨禾不知好歹,她拉着国智就走。

  惠唐又收了一幅字画,他再次想起雨禾那时候找自己赎画。惠唐拿着字画让福全看,福全一看就知道是老佛爷的真迹,福全说自己想起字就想起他当年离开的事。惠唐问起雨禾,仲安说雨禾一点都不好,她在监狱,惠唐一听手里的画都掉了,他去监狱探监,但是人家不敢让他进。

  凤玲对依云说国智做买卖的事,依云说国智也是为了白家,白老爷进来见她们妯娌在高兴的说话就问有什么事,依云说国智已经处理好雨禾和董家的事,她们在考虑如何给他办寿。

  依云对爹说副会长的事,凤玲就说国智做生意不如爹踏实,婉儿想要说雨禾,依云不让婉儿乱说话,白老爷说等他过生日让国勇和雨禾都回家,依云说雨禾新寡,她这样子说凤玲就不乐意了,她也是寡妇。

  依云气国智没本事,国智让她别着急,他现在担心等爹过生日时雨禾怎么办,依云让他自己想办法。

  白老爷担心雨禾,小春劝雨禾出去,不为自己也要想孩子。永嘉闲逛在雨禾门口看见惠唐,他问惠唐干什么,惠唐说他也是闲逛说完就走了。白天惠唐又去监狱看愈合,他说自己是雨禾先夫的朋友。

  伯年和大家开会,国智直接反对说伯年是处心积虑为永嘉,还说永嘉作风不正,永嘉说白家有他真是家门不幸,伯年撇清永嘉和雨禾的关系说永嘉要结婚了,福全说娶的就是他女儿,大伙听他们自己吵闹就先离开了。

  永嘉陪福全喝茶,福全说永嘉是除仲安外第一个敢光明正大陪他喝茶,福全问他帮雨禾打官司的事,福全说他是好人。永嘉说还得让雨禾在监狱里呆几天,他有办法。

  福全让永嘉去看看以真,他们刚回家仲安说以真被周家接走量衣服了,福全又让永嘉赶紧回去。以真跟永嘉妈说永嘉老是去找雨禾,永嘉妈说她是不会让永嘉娶小的。永嘉妈见永嘉回来就让以真陪他出去走走,以真问他雨禾的事什么时候是个头,永嘉说还得一阵子,以真问永嘉是不是喜欢雨禾,永嘉问以真到底想要什么,以真说自己就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惠唐和警察商量好,他在酒楼故意闹事被抓进了监狱。雨禾对小春说爹的70大寿她都回不去,警察把惠唐带的东西给雨禾,雨禾看见惠唐也被带了进来。小春看见也吃惊,她说肯定又是别人故意安排的。

铁娘子第21集剧情介绍

  小春去问惠唐为什么进来,惠唐说他自己花钱进来就是想看看雨禾,小春见他点东西还以为是迷魂香,惠唐说他点的是沉香,安心静神的。以真跟着永嘉来到监狱门口,她看见永嘉给警察钱让他进去看看雨禾。永嘉进去就看见雨禾在听惠唐讲话,他默默的出去了。

  以真在外面等永嘉一夜,永嘉拥她入怀。吴妈哭着跑进监狱里看惠唐,雨禾看见说她也想她娘了,吴妈接惠唐出去,雨禾让惠唐帮她忙。

  惠唐去找永嘉捎雨禾托他带的话,雨禾想知道自己本月初八之前能不能出去,永嘉说不能,他好奇的问惠唐他和雨禾什么关系,惠唐说没关系。雨禾也在等惠唐的消息,永嘉见惠唐急着去找雨禾,他猜测惠唐和雨禾绝不是一面之缘。

  惠唐去监狱给雨禾回话,雨禾说初八是她爹的70大寿。国勇从学校回来就去监狱看了雨禾,他说小春没照顾好雨禾,雨禾说不是小春的错,国勇要给雨禾办手续让雨禾出去,雨禾说自己不出去。

  永嘉去田园找农户了解事情,国勇去找永嘉不让他插手雨禾的事,国勇问永嘉为什么不让雨禾出狱,永嘉说说来话长,国勇让他说,但是永嘉不想告诉国勇,国勇以为他是找不到理由,还让永嘉不要掺和他们白家的事。

  阿木和天兰去农户那找农户商量,永嘉告诉了国勇他的想法。永嘉看见天兰他们就和国勇一起过去,天兰他们说雨禾嫁到董家那这地也算是董家的,农户们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

  天兰正在说永嘉过来说地契不用她操心,天兰对大家说永嘉是雨禾的姘头,说着就把自己头上的白布弄了下来,永嘉看见她没有受伤。阿木说永嘉又不是白家的恶人,国勇站出来说他是白家人,天兰他们说不过永嘉就先回去了。

  惠唐想起雨禾说她想去给她爹祝寿,正好福全进来,惠唐就向福全买下了老佛爷的字。依云在家为白老爷安排寿宴,凤玲闲着没事她问依云要钱,依云说没有,凤玲拿雨禾在监狱里的事威胁依云,依云不吃她这套。

  雨禾在监狱里给她爹祈福。白家也都挨着给白老爷祝寿,凤玲故意说起雨禾,依云赶紧说先吃饭,白老爷说就等等雨禾,依云把凤玲喊道一旁说她是故意的,凤玲说雨禾是自家妹妹还是等等吧。

  雨禾心里难受,一家团聚的时刻就少了自己。惠唐去给白老爷祝寿,说是雨禾派他来的,白家的人看见惠唐都惊呆了。凤玲故意问惠唐雨禾为什么来不了,惠唐说雨禾怕晦气重。

  福伯送惠唐离开,福伯很感谢惠唐今天陪白老爷让白老爷高兴。国智在想惠唐和雨禾的关系。国勇去监狱看雨禾,说惠唐帮她去祝寿了,还给他爹送了贵重的礼,小春总觉得惠唐不安好心,雨禾也觉得惠唐奇怪。

  小春忽然想起来那天在她们门口支走记者的就是惠唐,雨禾奇怪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铁娘子第22集剧情介绍

  天兰去监狱里看雨禾,她好说歹说雨禾就是不往地契上说,等天兰走后小春说她是不会认她的孙子的,小春还担心国勇受天兰骗,雨禾都说小春什么都想着国勇。

  依云和张伯对账,凤玲进来说她要看账本,凤玲刚看了一会依云就夺过账本,凤玲要去找他们爹要说雨禾杀人被关进了监狱,白老爷在屋子里就听见了凤玲的话。

  国勇在商会的门口等着,下人过来说老爷快不行了。依云在一旁伺候着,凤玲不敢进屋,凤玲听见老大他们都在爹,她吓的跑走了。这是雨禾却回来了,她说自己没被关起来。凤玲回去收拾东西要带儿子立刻。

  雨禾去找凤玲,凤玲还要解释,雨禾进去就关起门来打凤玲,小春在外面喊雨禾让她注意身体,凤玲看着国仁的相片哭喊着要寻死,国勇撞开门,雨禾看了看孩子就出去了。

  阿木和天兰奇怪雨禾是怎么出来的,永嘉在白家门口等雨禾出来,阿木看见永嘉亲自送雨禾回家。永嘉帮雨禾稍微收拾了屋子,雨禾让永嘉坐下问为什么要她迟出狱两天,永嘉说因为那些佃农每年9月初9要续约,他怕雨禾心软也怕天兰在其中捣鬼。

  国智又去章士珍家,士珍夫人说会长不在家,他们家有客人,让国智先回去。章士珍和王副官在他们家商量事议,他们要想办法让雨禾撤诉还要登报道歉,士珍说国智已经上钩,他们慢慢来。

  以真在周家像主人似的问管家家里人都去了哪里,管家不给她好脸色看,以真说等她嫁进周家看管家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小春拉着国勇离开只留下永嘉和雨禾两人,永嘉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雨禾身上,雨禾还想要感谢他帮忙的事。以真在永嘉书房帮永嘉整理东西看见雨禾交给永嘉的地契。

  雨禾也正好也让永嘉把地契给她,永嘉以为她又要给谁,雨禾说那是她爹给的他谁也不会给。雨禾让永嘉顺便把月饼盒给她,永嘉说她小气连月饼盒都不给他留,永嘉想起惠唐停驻在雨禾门口,他告诉雨禾说那月饼是惠唐给的。

  国智又去商会找章士珍,章士珍让国智有话尽管说,国智说自己把家里能挪用的资金都用了。以真去给董家送了一封信。天兰正在家和阿木说雨禾好运夺过了初9,下人进来把信给了天兰。

  阿木打开信看见上面写着地契在周家,阿木问天兰要钱说不管怎样先去周家把地契弄回来。

  国智的丝织品没能出售反而被充作军饷,卢永祥也出面这件事,章士珍还是让国智去让雨禾撤诉,王副官说3天之后如果看不到雨禾登报道歉他的死期就到了。

  永嘉把地契交给雨禾,雨禾看都没看就让小春把盒子收了起来。国智敲门去给雨禾跪下让雨禾救他。

铁娘子第23集剧情介绍

  国智让雨禾撤了官司,小春让他给雨禾两天时间考虑,国智反手就打小春,永嘉看不下去也打了国智,雨禾说自己是不会撤诉的,雨禾说自己明天回去找章士珍他们,永嘉说他们都舍得雨禾死他舍不得,官司是他让雨禾打的。

  有人逼阿木还钱,阿木说他的东西在别人家,他让那两个要债的人去周家找地契,他说地契是他的,他给那两个人出主意让他们绑架永嘉逼永嘉交出地契。

  雨禾心情不好,永嘉让小春去准备酒菜,永嘉让雨禾开口说话,雨禾问他为什么又把她的事拦在身上,永嘉说她的事就是他的事。雨禾让永嘉回上海,永嘉说自己没做错为什么要逃。永嘉问雨禾说如果他也像邵华一样为她死她的心里还能否再住下一个人。

  依云在家说国智败了自己全部的钱,依云让国智把罪归到永嘉身上,国智晚上就赶去找卢永祥的人,

  阿木他们潜伏在周家门口要等周家熄灯之后挟持永嘉,以真晚上又去了周家。永嘉说他会告诉卢永祥她会撤案,但是不告诉雨禾他会怎么做,永嘉问雨禾相不相信他,雨禾说信。

  国智去给章士珍说官司都是永嘉撺掇雨禾立的案,他还说些话污蔑永嘉。以真说永嘉估计在雨禾家,伯年夫妇要去雨禾家找人。

  阿木见周家的人都出去了就没看到永嘉,他们跟着伯年去了。雨禾让永嘉先回去休息,永嘉怕国智再过来。

  小春听到敲门打开门见是周家人,永嘉出去看见以真也过来了,永嘉说他要留在这等卢永祥的人,雨禾也劝永嘉回去,永嘉就是不回去,伯年一听永嘉要和卢家打官司就担心,伯年让他回去和以真赶紧成亲,永嘉却说自己要娶雨禾。

  王副官带人来到雨禾家门口,阿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雨禾在永嘉面前强调自己是董白氏,以真站在原地呆住了。

  王副官带人进入雨禾家,让国智说那个是永嘉,永嘉没等他说自己就承认了。雨禾想要他们抓走自己,但是永嘉说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导的,王副官要带永嘉走,永嘉让雨禾放心在家里等他回来。雨禾瞪着国智,国智不好意思的说他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

  伯年看着永嘉被带走,他急忙就去找章士珍看事情有没有转机。雨禾对国智说永嘉要有个三长两短她饶不了他。阿木三个商量着劫不了小的劫老的,阿木竟然劫了伯年。

  伯年说自己要去救儿子,明天他们要钱要命都行,阿木将他打晕带走了。王副官把永嘉带到了卢军特别办案处。

  王副官让永嘉撤案,威逼利诱说只要这件事完成副会长的位子也会有着落,永嘉让王副官把记者叫过来他知道该怎么说,永嘉要回家,王副官说他得在这呆一晚上。

  白天福全收到消息说永嘉被抓,周伯年也不知去向。阿木办事不利把周伯年弄死了,另两个人跑了,阿木拿走伯年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福全去周家探情况,以真在周家陪着永嘉妈。福全让仲安去铺子里拿值钱的东西跑跑关系。永嘉在办案处想着雨禾的一颦一笑,雨禾在家也是茶不思饭不想,雨禾要去办案处找永嘉。

  福全对以真说他要回去跑关系,这是他们在周家露脸的好机会,以真说永嘉已经说了他要娶雨禾,福全说等他把永嘉带回来就让他们俩成亲。

  王副官通知的记者们在办案处门口等消息,福全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宝贝去见章士珍为永嘉求情。

铁娘子第24集剧情介绍

  雨禾听说记者要采访她赶紧过去了,章士珍不给福全面子说永嘉的事免谈。永嘉已经出来面对大众,章士珍也让福全不用再求他。国智躲在墙后看着这一切。

  永嘉直接说这件事都是卢督军指示让白雨禾撤诉,下面人都听见了,永嘉说从今天开始白雨禾撤诉但是他自己要坚持控告卢永祥,王副官听见永嘉的话就拿枪指着永嘉,台下的的群众都声讨卢永祥。福全也带着自己的宝贝不再求章士珍。

  以真和永嘉妈看着永嘉被警局的人带走,雨禾追着载永嘉的车,永嘉让雨禾放心他会平安回来。永嘉妈到家让以真救永嘉,以真说福全会帮忙,家里下人跑回来说伯年掉到河里已经断气。

  国智回家向他爹认错,白老爷让国智住嘴,他们只知道说自己的财产雨禾的事他们是决口不提。国勇回来说永嘉被逮到了警局,白老爷说如果不行他明天亲自去警局,国智站起来说永嘉对雨禾这么好事想要娶雨禾,白老爷打国智说以后雨禾的事不要他管,白家帐也不归他管。

  白老爷让国勇以后照顾点雨禾,他说只要永嘉对雨禾好他不反对。国勇去看雨禾,小春说雨禾刚睡下,国勇让小春给自己弄点吃的。雨禾在梦里都喊着永嘉,小春盯着国勇吃饭,雨禾出来听见小春房里有声音,雨禾听见他们说她爹和福全都要为永嘉求情,她爹也同意永嘉娶她。

  福全在警局门口等永嘉,他非让永嘉叫自己岳父,永嘉说他不能再昧着良心娶以真,永嘉出来就要先去找雨禾,仲安说他爹已经走了。永嘉回家跪在他爹照片前,永嘉妈感谢福全这段时间的帮忙,说等伯年的葬礼办完酒办永嘉和以真的婚礼,永嘉说自己要守孝三年。

  国勇去雨禾那说永嘉被福全接出来了,但是雨禾还是愁眉不展,雨禾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好乱。永嘉跪在他爹的照片前哭着说自己的心里话,以真在一旁陪着他,永嘉说自己想一个人呆着,他让以真回去,以真就是要留下陪他。

  阿木又去翠竹楼找自己的小情人,还说以后等他挣钱他们就正经过日子,阿木说先把她弄到董府去。阿木不让天兰说地契的事,他说周伯年死了,阿木编理由说因为战乱他老家的堂妹来投靠他,天兰在阿木的说服下说让他堂妹在她身边伺候她。

  天兰让阿木不要再惦记着地契,他们省省去异地他乡过日子,阿木在心里想自己才不会跟着她老太婆出去过,但是嘴上还是说好。

  雨禾知道周伯年过世了,小春安慰她说永嘉会过来的,雨禾对小春说她和永嘉不会走到一起,小春说不知永嘉对她有心,惠唐也是其中一个。小春说还是三少爷最好,雨禾说等国勇结婚时让小春去伺候他,小春拉下脸说自己困了。

  惠唐送客人时看见永嘉一个人在喝酒,他过去找永嘉,惠唐还以为永嘉有好事,永嘉说是家父过世了,惠唐赶紧赔罪认错。永嘉喝醉了,他对惠唐说他告诉雨禾要娶雨禾为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25集剧情介绍

  永嘉喝醉了什么都给惠唐说,他说他爹让他娶的女人他答应,但是他什么都给不了那个人。

  雨禾在家听见敲门声还以为是永嘉,原来是仲安来送以真结婚的请帖,雨禾收下请帖说自己到时候就不去了,小春想要说话呗雨禾挡住了,仲安也知道他们对不起雨禾。

  以真在家也不想让福全请雨禾,福全让以真大度点,仲安拿着请帖回来了,福全说自己亲自去请,以真是不想雨禾再打扰她的生活。

  小春知道雨禾不容易,雨禾说她很感谢爹把小春给了她,无论什么时候小春都不会抛弃她。小春问雨禾天兰和阿木,雨禾说她会一直对天兰好她就不相信天兰不感动,她担心的就是阿木会害了天兰。

  阿木回家他的情人就在院子里等他,阿木还说不怕天兰看见,天兰出来就看见阿木在调戏他所谓的表妹,她把阿木喊进屋里说对账,天兰和阿木吵架,阿木一个一个圆自己的谎。

  福全去和永嘉妈说他要请雨禾,但是永嘉妈同意让雨禾去但是她不让雨禾当面道贺,福全说雨禾是他的贵客必须坐主桌。

  福全去请雨禾,他说雨禾不去他也不去,雨禾是怕以真不高兴怕街坊邻居说闲话,福全说就请雨禾一位贵宾。永嘉妈告诉以真让以真去找雨禾,让她告诉雨禾不许参加她的婚礼,但是以真怕永嘉嫌弃她。

  雨禾追着问小春要婚礼礼物,小春拿着家里的东西不给雨禾,雨禾逼的紧小春就把首饰都给了雨禾,雨禾看见东西少了好多,小春才说实话东西都拿去当掉了。雨禾问小春要蛮到什么时候,她说卖完了东西就把她卖掉,小春还以为雨禾真的要卖她当时就哭了起来。

  永嘉喝多了,下人说太太让他回家,永嘉说还没结婚哪来的太太,永嘉看见下人跑去回话,他喊出以真不让以真跟着自己。雨禾在家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学些手艺,小春说当初在董家的时候她们做过衣服玩,现在她们可以做衣服拿去卖。

  永嘉还是去了雨禾家,以真在他后边跟着,小春开门看见是永嘉,雨禾问是谁,小春说没人,雨禾去让他们进了家。雨禾叫以真周少奶奶还问以真什么礼物,根本不理会永嘉,永嘉说或许自己不该来,小春跟上永嘉对他说雨禾不会去参加婚礼,但是雨禾不怪他。

  以真回到单家看见仲安坐着等她,她想先回屋,仲安问她去干什么,以真说去找雨禾了,她就是不想雨禾参加她的婚礼,以真对仲安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她的路。

  国勇去看雨禾问雨禾单家来她这干嘛,雨禾说单家办婚礼,雨禾让国勇帮她出主意,她要出去干活,国勇不让她出去抛头露面,小春也不答应,雨禾下定决心要自己赚钱。

  天兰正在睡觉听见阿木表妹喊有鬼,天兰出来喊阿木和她一起去看看,天兰听阿木表妹形容的像是邵华,阿木说他在墓园看见老爷和少爷的坟前冒血。

铁娘子第26集剧情介绍

  阿木说是少爷他们怨恨他来找他了,天兰说是怨恨她,阿木说少爷是在怨恨雨禾,还说雨禾霸占着少爷的田产,天兰就相信阿木的话,阿木还跪下给“邵华”说他对天兰一片痴心还会帮他洗刷冤屈夺回田产。

  永嘉又回上海了,以真对他妈说她也跟雨禾说了不让雨禾参加婚礼,说要不然先不结婚,以真着急了她说她一定会想办法让永嘉回来。

  惠唐在街上看见小春拿着东西在换米面,惠唐让手下去看小春的瓷器,手下去给惠唐说她卖的是锡器,惠唐让手下去找小春说要买她们的东西。

  小春换了钱想要买拨浪鼓,但是太贵了,惠唐出钱买了一个让小春送给雨禾,小春问他的住处,他也不说。

  永嘉听说他妈生病了才回家,永嘉妈让周林趁着永嘉回家赶紧把婚礼办了,永嘉也没反对他妈转身出去了,她让以真去追永嘉,永嘉对以真说她赢了,他会奉陪着她举办婚礼。

  小春拿着拨浪鼓高兴的回家,雨禾问她哪来的钱,小春说是惠唐给的。每次提起惠唐雨禾都会想起邵华,她说邵华也买过拨浪鼓哄她。雨禾让小春陪她回家,小春以为雨禾要去要钱,但是雨禾说回家不许提钱的事,她不想让爹担心。

  到白家碧玉说老爷出去办事了,雨禾说她留下等爹,依云说现在他们钱也周转不开,还说凤玲只花钱不赚钱,雨禾说二哥走的时候爹给了二嫂家一笔钱是足够二嫂生活,依云不让雨禾说那么多,她知道雨禾是来要钱的,依云说话难听,凤玲进来就和依云吵,雨禾听不下去自己起身离开了。

  国勇在家听依云说雨禾来要钱,他追上雨禾说他可以替雨禾去问大嫂要,雨禾说她只是想回家找爹说说话。白老爷看见国勇从外面回来就进了依云屋,他在外面听国勇和依云谈话,依云看他吞吞吐吐就知道他是帮雨禾要钱,依云说一大堆就是不给,白老爷让福伯明天叫雨禾回家。

  雨禾半夜出来看见小春在给老夫人烧纸,小春让雨禾站远点,她会帮雨禾祈祷。国智在外面挨了打,依云仍旧问他要钱。

  雨禾回家和爹坐在一起说话,昨天是雨禾娘的忌日,白老爷(白逢时)说起来她娘临死前交代他要好好待孩子,雨禾哭着说是他们不孝,逢时说他希望他们自己靠自己的实力生活,他帮得了他们一时帮不了他们一世。

  逢时让国勇先走留下雨禾说话,逢时让雨禾先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但是他担心的还是雨禾将来的生活,他有生之年想让雨禾再找一个好归宿。

  雨禾走的时候凤玲哭着跑出来,她听到雨禾对大嫂说的话她感谢雨禾还看得起她,雨禾让她好好把虎子养大,让她不要和大嫂计较,凤玲塞给雨禾一个玉镯说是送给孩子得见面礼。雨禾要走的时候,依云还出来出来看看雨禾有没有带走什么东西,还讽刺凤玲巴结雨禾。

  雨禾让小春拿着玉镯去还钱,小春说是二少奶奶给的先留着。凤玲在饭桌上说坐在一起吃饭的人越来越少,婉儿忽然问凤玲她的镯子哪去了。

铁娘子第27集剧情介绍

  凤玲告诉婉儿说自己的镯子摔碎了。依云回去对国智说凤玲肯定把镯子送给雨禾了,国智都烦她天天是想发钱,依云说让国智去把雨禾的房子收回来。

  依云去雨禾家看见雨禾手上戴的镯子,雨禾说是二嫂送的,依云没有说出房子的事雨禾倒自己说出来了,雨禾说自己立刻搬出去,依云赶紧笑着说让雨禾不要告诉逢时。

  雨禾让小春收拾东西准备搬家,雨禾要去找房子,小春担心她的身体不让她去,但是雨禾还是拉着小春一起出去。

  以真跟在永嘉身后还得永嘉道歉说她以前错怪雨禾,但是她希望以后在他心里雨禾是客她是主。

  别人不愿意把房子租给雨禾,还骂雨禾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雨禾上去就打那个妇人,永嘉看见雨禾在打架就去拦着雨禾,雨禾站在路中间对着所有看热闹的人说以后谁要再敢侮辱她的孩子杀了他全家,雨禾指着天让老天明鉴,老天真的电闪雷鸣下雨了。

  回到家小春让雨禾躺下休息,雨禾对小春说让永嘉他们回去,小春看见以真在这就不高兴,她让永嘉回去说以真也淋湿了,永嘉不等以真说话就说以真没事。

  国智在家说依云今天办的事不好,依云说不管怎么说她办的事都于情于理。雨禾和小春又出去找房子,但是整个街的人住的差不多都是妓院的姑娘,小春带雨禾到房子里,雨禾问房子贵不贵,小春说这是周家的房子不要钱。

  福全在商会推荐永嘉做会长,以真和永嘉妈跑到商会责备永嘉包养雨禾,以真低着头都不敢看永嘉。雨禾勉强着自己在周家的宅子住下,小春说住在烟花巷会委屈雨禾和孩子。

  以真给永嘉妈解释说不能让雨禾住在那里,还说会影响永嘉让她把雨禾赶走,小春看见就让她们进去,永嘉妈进了屋,让雨禾搬出去,小春在和她理论,雨禾进屋收拾了东西喊小春离开。

  惠唐看见有人在清理雨禾家,依云对他说雨禾搬走了,惠唐问她雨禾搬到哪里了,依云说雨禾是有钱人她肯定搬到好地方住了。小春没找到房子又突然下雨了。

  永嘉在屋子里打电话说有急事,但是他说来不及,以真和他妈回来也说让他早去早回,他们送走永嘉,惠唐过来打听雨禾的消息,永嘉妈说他们和雨禾没关系。

  惠唐冒着大雨找到了雨禾,他扔下伞跑到雨禾身边脱下外套抱住了雨禾。惠唐把雨禾带回了家,吴妈说惠唐不会办事,惠唐请了大夫给雨禾看病,惠唐不管吴妈怎么说他都要留雨禾病好之后再说。

  什么叫那两个人出来商量怎么吊住国智,让他输了白家的地契,他们还说了有白家下人在雨禾家进进出出。阿木回家让天兰去雨禾那住,让她去好好哦啊照顾雨禾收了雨禾的心把地契拿到手。

  阿木把天兰送到了雨禾家门口,敲开门碧玉告诉她说雨禾已搬走了。

铁娘子第28集剧情介绍

  天兰和福全在白家喊雨禾,凤玲学精了不去看依云弄出来的好事,依云对他们说雨禾不在白家。阿木对天兰说谈是合起伙来骗他们,白家的人一点都不着急。

  福全坐在白家还是不走,凤玲让下人给福全上茶,她说雨禾确实不在,等依云关上门,凤玲给福全一张纸条让福全帮她发电报给逢时。碧玉进去对依云说凤玲把福全他们打发走了。

  依云让国智争点气,不要把钱用错地方,依云也在想雨禾到底去哪了。

  小春取下雨禾手上的镯子给惠唐,惠唐不收还让她们安心在他这住下,惠唐看着雨禾笑着对小春说让她好好照顾雨禾。小春出去问了惠唐和福全的关系,她说雨禾不希望影响以真出嫁,惠唐让她放心。

  逢时回到家让依云她们都跪下,一个一个教训他们,凤玲让依云说实话,依云还说是雨禾让卖掉给国勇成亲用的,逢时让国智去找雨禾,找不到雨禾他们都不要留在白家。

  国智正和依云吵雨禾的事,碧玉慌张过来说福全和天兰又过来了。依云出去应付他们俩,天兰说福全到底安的什么心,福全说自己问心无愧。依云说是不是福全他们把雨禾藏起来了,烟花巷还是他女婿永嘉安排的。

  永嘉打电话叫以真让以真转告雨禾他帮雨禾找了一个懂田产的人帮雨禾忙,不让以真告诉他妈,但是以真还是说了。以真回到家看家下人要去给惠唐送喜帖,以真想起惠唐找过雨禾,以真把喜帖拦下还不如下人告诉福全。

  小春觉得惠唐对雨禾好的过分,吴妈进来给雨禾一个小孩子的肚兜,还说是惠唐过世的夫人绣的,说惠唐和明娟以前的关系多好,雨禾等吴妈走后对小春说她们该离开了。

  雨禾去找惠唐想要离开,吴妈当着雨禾的面提醒惠唐该去给明娟上坟了,惠唐说他没忘记明娟。以真去自家当铺找惠唐,但是下人说福全交代不让以真进去,说是当铺名声不好。

  以真找到雨禾说自己婚事,甚至跪下求雨禾让雨禾回去。小春在给雨禾做饭,吴妈说她切的太后,雨禾吃了不容易消化。以真对雨禾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对永嘉放手,雨禾说以真嫁给永嘉只是为了自己的得失,以真对雨禾说教一大堆,雨禾答应她回去烟花巷。

  国智他们还是没找到雨禾,凤玲和依云当着逢时的面又在争吵,逢时说自己要悬赏找雨禾,凤玲嘲笑依云打错了算盘。(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29集剧情介绍

  雨禾又回到了烟花巷,依云也去找雨禾让雨禾说是她自愿搬到烟花巷,雨禾说她知道该怎么说。

  福全问以真这些日子去了哪,以真说是去山上拜佛了。雨禾回家看逢时,雨禾对逢时说她去庙里住了几天,逢时责怪小春没有照顾好雨禾,还问宅子,雨禾说是他自己卖掉的。天兰和阿木也去烟花巷找雨禾。雨禾在家里说话安慰她爹,国勇也回家了。

  阿木不高兴天兰不配合他办事,阿木又说邵华坟头泣血越来越厉害了,他晚上还带天兰过去看,邵华的坟头真的有血。阿木要离开让邵华父子给天兰喊冤,天兰赶紧拉着阿木不让他离开,说以后都听他的。阿木跪在坟前发誓说他会帮助天兰把家里的事处理好。

  雨禾留在家里吃饭,一家其乐融融,凤玲想留雨禾住下,雨禾不住。等雨禾走后,凤玲说依云真是八面玲珑。逢时喊国勇问雨禾是不是真的赌博,逢时说他怕雨禾是在替别人抵债。

  雨禾和小春散步回家,小春说依云不好替雨禾抱不平,雨禾不让小春说那么多。逢时也对国勇说希望依云她们可以痛改前非,他高兴一家坐在一起吃饭,国勇说让雨禾回家住,逢时就让国勇去问问雨禾的想法。

  雨禾到烟花巷就看见有人轻薄她婆婆,雨禾拿扫把赶走了他们,她让天兰进屋,天兰说她怕雨禾出事,还好心的让雨禾回董家住,雨禾想都没想就回了董家。阿木和娟子正在亲热他听见天兰喊雨禾,雨禾直接进了阿木屋子。

  雨禾骂阿木让她婆婆独自去烟花巷,天兰推门进屋,小春也看见屋里藏有人,雨禾说阿木恶心,不要在她和婆婆之间挑事。

  雨禾还是要回烟花巷,她说等她生完孩子再回家,希望到时候她还过的自在。

  永嘉就快要举办婚礼了,以真给永嘉送水果装好心的问雨禾的事是否安排好,永嘉起身要出去找福全喝酒。雨禾也准备开业做衣服,小春说没人会来,雨禾说自己会坚持做下去的。

  裁缝在给以真量尺寸,永嘉妈说她听说雨禾也开了裁缝铺,裁缝说雨禾的手艺还不如他徒弟,他才不怕雨禾抢他生意。国勇去烟花巷找雨禾被一群女人拉着不放。

铁娘子第30集剧情介绍

  小春出去把国勇拉进屋,国勇让雨禾赶紧回家不要住在这样的地方。永嘉去雨禾的铺子让雨禾帮他做衣服,他说等他结婚的时候穿,雨禾说自己不会做不给他做。雨禾让小春送客,永嘉自己走了。

  惠唐在烟花巷碰到永嘉,他说自己正好有事找永嘉,俩人出去说话。永嘉给惠唐说雨禾不接他的单子,惠唐说雨禾是为他着想,雨禾是新寡。雨禾收到生意在家赶工,衣服还没做成小春就想着等他们赚了钱要如何花。

  雨禾给几个人做好衣服,他们都说好看,雨禾听有人说大衣好看,她就答应帮人家做,雨禾就带着小春去另一家裁缝店学做洋服。小春看见以真,雨禾就让老板去问问以真可以不可以借来看看,以真听老板说雨禾是做给妓院的女人,以真不借给雨禾,她还明确的告诉雨禾她嫁进周家只是想摆脱出身。

  当初找阿木还债的人又去找国智要债。雨禾对于以真的话一点都不上心,她反而为以真的婚姻感到可悲。

  永嘉给雨禾送去了好多衣服的图片,还给她找了日本流行的款式,雨禾很感谢他。

  逢时吃饭的时候问依云国智去哪了,依云说他出去谈明年的生意。依云对逢时说把雨禾接回家住,国勇说他问过雨禾了,逢时就知道雨禾不愿意回来,他也对依云和凤玲说不用拿雨禾回家的事来讨好他,他也不让国勇再去劝雨禾回家。

  等逢时走后,依云还是让国勇去请雨禾回家。国勇去给雨禾学话,雨禾听爹说她有出息就高兴,让国勇一直说,国勇还是让雨禾回家,雨禾听到这个话题又不说话了。国勇追问,雨禾说她还是董家的人,国勇说他们小时候在家的有趣事,但是雨禾还是不回家。

  小春也不明白雨禾为什么不回家,雨禾说她得感谢邵华教会了她这么多,但是这个代价实在太痛了。

  天兰让雨禾帮她做衣服,雨禾说她瘦了,天兰说是最近邵华常入梦,邵华在怪她,雨禾说是邵华怪她没有照顾好自己,雨禾还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雨禾走到大门口,阿木追上来说让她留下吃饭,雨禾根本不给他面子。

  依云去找爹,阿福说雨禾在里面和老爷说话谁都不见,依云愤愤的说到底是自己闺女。雨禾给逢时带了点心,她说现在自己可以养活自己,逢时让雨禾嫁人,雨禾说自己现在过的挺好。

  国智被那两个人逼着要钱,他们让国智拿白家地契还债。国智回家问依云要钱,让依云帮他想办法,依云让他去找雨禾。

  惠唐让人抬着缝纫机给雨禾送去,雨禾不收他的东西,雨禾不想再劝他太多,国智还真的去烟花巷找雨禾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31集剧情介绍

  惠唐留下缝纫机走了,国智追上惠唐说和他借一步谈话。小春说着缝纫机也可能是惠唐典当的东西花不了多少钱,雨禾还不知道惠唐在单记工作。

  国智问惠唐借200块大洋,惠唐说这不是小数目,国智说他也是为了雨禾,是想保住雨禾在董家的地位和200亩地契,说他们没少往董家送钱。

  小春说她们家的锡器都是惠唐收了去。惠唐想到雨禾的日子,他打赢国智说他会先把钱垫上,但是要国智瞒着雨禾。国智喝醉回家,依云见他身上有100块,国智说这钱自有来处,还对依云说以后有的是。

  雨禾让小春给惠唐送封信,惠唐出来和雨禾见面。雨禾说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惠唐这才说起他第一次见到雨禾的情景,他有话想对雨禾说,但是雨禾没让他说,惠唐还是说他直到见到雨禾才知道爱的滋味,他对雨禾说让他照顾她和孩子,雨禾说他这么做不值得,雨禾说她这辈子都会带着邵华 。

  福全在家张灯结彩为以真准备婚事,雨禾从他们家门口经过看见单家大门上的两个大喜字,雨禾想起自己结婚时白家也是张灯结彩。

  媒婆教以真一些出嫁的细节,仲安过来让媒婆出去他有话和以真说。以真对仲安说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别人说她的出身,她知道永嘉不爱她,但是她不在乎。

  福全送以真出去,以真哭着给福全跪下感谢他的养育之恩。雨禾在烟花巷听到以真出嫁的消息,小春赶紧进去把门关上了。

  国智去给周家祝贺,依云埋怨他送的礼太大。雨禾想起当初自己嫁给邵华的场景。惠唐准备去喝喜酒,吴妈拿着包袱让惠唐交给雨禾。里面是她做的小棉袄。

  文娟去找永嘉,她对永嘉说以真打过雨禾,她让永嘉自求多福。管家喊永嘉出去,永嘉问他以真打雨禾是怎么回事,管家想起以真对他说过的话他就撒谎说没有的事。

  惠唐把衣服给雨禾送过去,小春正要出去,雨禾让惠唐给吴妈带两件她亲自为吴妈做的衣服。惠唐问雨禾去不去喝永嘉的喜酒,他说雨禾不去他也不去。

  福全和永嘉妈都在外面迎客,有的人对福全爱理不理,但是福全早已习惯。惠唐要去帮雨禾做饭,雨禾让他自己过去,惠唐说如果她把永嘉当朋友就应该亲自去祝贺他。

  下人去给以真送汤,以真问都有谁来,周伯让秋菊出去他巴结以真,但是以真把他也赶了出去。

  惠唐带着雨禾过来给永嘉祝贺,其他宾客看见雨禾都在说闲话,福全赶紧上前迎接,和永嘉妈在一起的好友看见雨禾坐下就要他们就要离开,以真听见外面吵闹,她打开窗帘看见雨禾竟然来了。

铁娘子第32集剧情介绍

  雨禾坐下喝了一杯茶就走了,永嘉想要送雨禾离开,他听见那些客人在说以真打雨禾的事,永嘉彻底失望了,福全也是刚刚知道以真竟然打了雨禾。

  惠唐送雨禾回家。福全对仲安说雨禾不追究这件事不代表永嘉不会追究。仲安去新房看以真,以真说雨禾就是来搅乱她的婚礼,这一切都是福全惹的祸。仲安让以真顺着永嘉的意思,争取怀上他的孩子,那样以后一切都定局了。

  惠唐把雨禾送回家,小春还担心雨禾到底去哪了。小春刚进屋雨禾就说肚子疼,惠唐放心不下雨禾,他呆在门口没敢走。

  永嘉喝醉了,永嘉妈把永嘉扶进屋,媒婆让永嘉掀盖头,永嘉说他掀开之后没脸见雨禾了。永嘉没掀开以真的盖头,他说以后周家的东西就是她的了。

  雨禾晚上口渴起来倒水喝,小春听见杯子摔碎的声音就赶紧起来,雨禾让小春扶它躺下。惠唐还在外面守着,他听见永嘉来了就躲了起来,小春打开门永嘉非要进去,惠唐见小春拦不住就上去拦着永嘉,小春不让永嘉在这闹,正吵着他们听见雨禾摔倒的声音。

  以真一个人躺在新床上。小春去伺候雨禾,惠唐和永嘉等不及就闯进去,惠唐让小春赶紧去请产婆,他们俩把雨禾弄到床上。小春四处找产婆,即使小春给她们跪下都没人帮忙。雨禾对惠唐说她怕自己坚持不了了,永嘉烧好热水去看雨禾,雨禾反而还担心着以真。

  惠唐看雨禾疼的厉害就建议把雨禾运到他家。吴妈给雨禾接生,惠唐和永嘉在外面等着,他们听见雨禾在屋里叫着,永嘉想要进去被惠唐拦住了,吴妈说话刺激雨禾让雨禾不要放弃。

  雨禾终于生了,两个大男生争着抢着要进去。永嘉又提着热水问吴妈还要不要,吴妈出去说他们俩,雨禾自己抱着孩子出来了,小春替雨禾跪下,雨禾感谢所有帮忙的人。

  惠唐急着送永嘉回去,永嘉说他不能不顾朋友。以真早上起来就被婆婆骂,永嘉回来正好看见他妈摔杯子,永嘉嘲讽他妈说新婚第一天就给儿媳妇立规矩。永嘉说雨禾生了而且还是儿子,以真忍不住站起来就拿着碎瓷片割伤了自己的脖子。

  碧玉告诉依云和国智说惠唐传信过来说雨禾生了。雨禾看着孩子就想起邵华,小春让她别再哭,否则吴妈又要来骂她。

  依云和国智去烟花巷看雨禾,但是他们不知道雨禾在惠唐家。依云又去敲门门自己开了,他们进去见屋子里没人,天兰正好也来看雨禾,阿木和天兰看见桌子上放的汤还以为是白家把雨禾接走了。

  天兰去白家要人,凤玲问天兰谁是她媳妇孙子,凤玲谁雨禾婆家势利娘家凉薄,逢时在外面听着凤玲和天兰吵嘴。依云看不惯凤玲的样子,回去和国智生气。

  逢时看见凤玲就说她有个嫂子的样子,凤玲不好意思了,逢时说他给雨禾算过卦,雨禾是靠天养的。

  惠唐买条鱼回家还说是老鱼头送的,吴妈刚接了鱼人家老鱼头送鱼过来了,吴妈让他把两条鱼都放在鱼缸先养着。

  单家来接以真回家,但是以真受伤还没好,福全也在门口等以真回家。

铁娘子第33集剧情介绍

  福全接不到以真,他担心以真出事,但是他也觉得对不起雨禾。永嘉去看以真,以真自己在下西洋棋,永嘉问她的伤口,以真撕下纱布说她已经不知道疼了,她还想往上面撒盐呢,她问永嘉以后该怎么做。

  永嘉还是陪以真回了单家,福全问他们怎么来的这么晚,以真说是婆婆舍不得。以真在福全面前装出和永嘉特别恩爱的模样,以真让永嘉敬酒,福全说永嘉酒量好,他还想说他们新婚晚上永嘉喝酒,仲安偷偷拉住了福全。仲安敬以真酒,他看见以真脖子上的伤,以真说是不小心蹭的。

  晚上永嘉和以真躺在一张床上,以真对永嘉说她以前的事,还说她早就不是完整的人了,永嘉觉得她疯了,以真搂住永嘉说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还是周太太。

  惠唐去看雨禾和孩子,雨禾说感激惠唐,惠唐说她要是感激就留在这别走了,吴妈也喜欢这个孩子,雨禾说她决定带孩子离开,惠唐把雨禾当年抵掉的镯子还给了雨禾。

  天兰让董家的长辈去接雨禾回来,长辈们不懂,天兰说雨禾的孩子不是董家的,但是他们董家的200亩地的佃租不能让雨禾拿走。

  永嘉陪着福全下棋,以真在一边伺候,仲安看着还是不安心,他把以真叫走问以真他们怎么好的有点假,以真说他们俩非常好。

  福全送以真和永嘉回去,永嘉对福全说雨禾在他大婚之夜生了,福全问他怎么知道,永嘉说他从头到尾都在雨禾身边。福全在想永嘉说的话,仲安找理由让福全宽心。

  雨禾敲开惠唐的门向他辞行,雨禾说她会想办法把大哥借的200块大洋还给他,惠唐说他愿意照顾雨禾和孩子,还有她心里的邵华,雨禾说她愿意守着邵华,惠唐说他愿意等。

  以真给婆婆说永嘉都不回家,永嘉妈去喊永嘉让他回屋睡,哭着说都是为了永嘉好,让永嘉赶紧上去睡。永嘉上去就听见以真在床上哭着说她爱他,永嘉说八音盒坏了可以修好但是心坏了就没办法修。以真哭着对永嘉说他妈妈天天逼着她为周家开枝散叶,她就希望他可以给她一个孩子。

  吴妈送雨禾走,她��嗦嗦交代小春好多事,雨禾跪下感谢吴妈,福全和仲安从当铺出来正好看到。小春说雨禾不懂享福,说烟花巷也是惠唐的,雨禾说自己没要回烟花巷。

  娟子对天兰说雨禾回来董家了,她抱着孩子去邵华的坟头了。天兰和阿木去坟前看见雨禾抱的孩子,天兰说长的好像邵华。雨禾让小春放下孩子去休息,小春说等回去她搂着孩子睡觉,雨禾说不回去了。

  阿木回董家直接进天兰屋,天兰还担心明天面对长辈该怎么办,说雨禾这次回来时给她找难堪,阿木说他不觉得。

  雨禾对小春说她不能让孩子住在烟花巷,长辈们见到小耀祖都说长的像邵华,雨禾说自己不会跟他们算账,她还不想丢董家的脸。雨禾说惠唐是他们的恩人,天兰还说自己三番四次请她回来,雨禾说她请的只不过是200亩地。

铁娘子第34集剧情介绍

  天兰还发誓说谁要是为那200亩地谁就不得好死,雨禾说她要回董家,地归董家,阿木在外面替天兰着急,长辈想要去拿地契,雨禾说孩子以后要上学要花钱,她要把地留给邵华的儿子耀祖,长辈们都说合理。

  天兰对阿木说那些长辈们势利,她看雨禾没把她和阿木的事说出去就好,天兰说只要雨禾不找麻烦他们就快活的过日子。

  娟子去告诉天兰说雨禾让阿木明天备车,天兰一听就去找雨禾,雨禾让小春把孩子带出去,天兰说打狗还要看主人,雨禾说阿木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忠诚。雨禾说她不能让不好的人留下影响她儿子。

  天兰哭着说等儿子长大后娶妻生子就会忘了娘,娘就像一个外人,但是现在阿木可以陪在她身边,雨禾说只要阿木真心对天兰,她愿意让阿木留下。

  晚上雨禾喊来阿木让他离开,天兰坐在边上一句话都不说,阿木跪下求雨禾不要让他离开,雨禾让他起来,说他难得对天兰真心,雨禾说让他带着天兰离开这,在他们走的时候她会给他们一笔钱,阿木赶紧问多少钱。

  阿木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娟子跑去劝阿木,阿木发狠的说真要惹急了他他把他们宰了。天兰在佛堂念佛,阿木问她愿意离开这个家,她丈夫儿子都在这,天兰说雨禾会帮她上坟,阿木又开始煽惑天兰,天兰还是被阿木唬住了。

  国智又被人追着要钱,阿木说他会让雨禾乖乖的把地契和银票送给他。国智顶着衣服回了白家。

  雨禾问阿木走不走,阿木说他陪在天兰左右,雨禾不答应他留在董家,雨禾说阿木阴险狡诈,雨禾说她把家里之前的仆人都叫回来了,等她从娘家回去她不希望看到阿木。

  天兰要跟阿木一起走,现在董家是雨禾在当家,她不想留下受罪。阿木对天兰说他会回来接她的,哪怕他做了天打五雷劈的事只要天兰还要他。

  国智拦着依云不让他出去,他怕被爹发现他赌博的事。凤玲抱着虎子和耀祖争风吃醋,逢时让她不要再逗国勇。雨禾去看国智,依云让他赶紧出来求雨禾救命,依云打开门就抱着雨禾问好。

  依云拉着国智一起跪下求雨禾,雨禾说她帮不了忙,依云撺掇着国智求雨禾,雨禾说起国智向惠唐借的200块大洋,依云听说是200块她抓起国智就打,依云要去找逢时,雨禾让她站住。

  逢时对凤玲说她要是愿意就再往前走一步,凤玲说自己不走,雨禾听见凤玲夸她,雨禾让凤玲去帮她制衣店的忙,雨禾又说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雨禾去周家找永嘉,周伯说永嘉不在家,雨禾听见以真在里面摔东西,永嘉妈求以真不要闹,以真说她要死也是要死在周家。雨禾在外面听着,小春让她先回去,雨禾交代小春去厨房端水,周伯去商会找永嘉告诉他以真闹自杀,永嘉让周伯回去不用管以真。

  雨禾推开门让永嘉妈先回屋歇着,周伯告诉永嘉雨禾在他们家。雨禾让以真要再演戏了,如果想死早就死了。

铁娘子第35集剧情介绍

  雨禾把当初自己寻死时永嘉说给她听的方法说给以真听,以真说自己可以让周家全家都不舒服,雨禾让小春在周家厨房找耗子药,雨禾让小春端着水进来,她把药倒进杯子里说自己可以陪着她喝,以真害怕了。永嘉跑回家把雨禾喊出来说话,留以真一个人在屋子里。

  以真在屋里自言自语,她有想起方丈说过的话,雨禾才是那第三个人。雨禾也劝永嘉好好对待以真,永嘉问雨禾来找他到底什么事,雨禾说自己想拿200亩地作抵押。

  依云在家对国智说雨禾肯定不会帮助他们,国智说雨禾肯定会帮忙。永嘉也告诉雨禾地抵押很麻烦人家都不愿意接手。阿木在白家门口等国智出来。

  永嘉问雨禾刚才她和以真的事,雨禾说自己喝的是红糖水,雨禾让永嘉好好经营婚姻,永嘉说他的婚姻已经被抵押进去了。

  雨禾找国智说地无法抵押,国智气急败坏的说肯定是永嘉骗雨禾,国智让雨禾把地契交给他,他去上海办,雨禾说他现在不是出不了门,国智赶紧说自己是为了爹为了白家,国智问雨禾地契在不在手边,依云让雨禾和国智一起去董家拿地契,雨禾说自己要去看孩子,她先走了。

  雨禾回去拿着地契端详,小春夺下雨禾手里的地契不给雨禾,小春就知道是大房他们又惹事了。

  强子告诉阿木说雨禾下午去周家了,阿木让强子以后继续向他汇报雨禾的行踪。雨禾带着孩子去惠唐家,惠唐去烟花巷看见永嘉也在。雨禾带孩子去刘家,吴妈高兴的抱着耀祖不放。

  永嘉告诉惠唐说国智又惹事了,雨禾一定想办法帮国智解决,他让惠唐不要答应帮助雨禾。阿木让手下的两个人给国智7天时间,国智又挨了一顿打。

  雨禾和小春留在刘家等惠唐,惠唐和永嘉说话,惠唐心疼雨禾,他无法拒绝雨禾。惠唐给永嘉讲他和明娟的故事,永嘉叹口气说媒人介绍的也是有情有义。永嘉说自己要去喝酒让惠唐回家。

  吴妈在家招待雨禾,惠唐在外面就听见雨禾的声音,惠唐独自说什么时候雨禾不是为别人的事来找他。惠唐去屋里直接和雨禾说事,他说永嘉已经告诉他了。惠唐对雨禾说他可以帮忙,但是雨禾得听他的。

  雨禾让国智自己去找惠唐谈,依云抱着耀祖进来,雨禾抱着孩子出去了。强子又给阿木禀报。阿木偷偷去找天兰,阿木说雨禾把他赶出董府这口气他咽不下,他想让天兰帮他忙找人杀了雨禾。

  惠唐想着自己改如何帮助雨禾,雨禾带着国智去找惠唐,惠唐让国智单独和他谈话,雨禾去厨房给吴妈帮忙。惠唐看了国智写下的数目就说自己帮不了,国智看着惠唐心疼雨禾他故意大喊想让雨禾听见,惠唐赶紧拦着他。

  国智让雨禾去找福全开口,雨禾不忍心还是去了单家。福全不在家,但是以真回单家了。

铁娘子第36集剧情介绍

  以真看见强子吓了一跳,是她当初把有关地契的信给了强子让他转告给天兰,雨禾让强子去外面等她。

  福全和仲安去商会找永嘉,永嘉说是以真不想看见他,福全问永嘉他们俩到底怎么了,仲安也说他听说永嘉天天在外面喝酒,福全让永嘉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好好对以真。

  雨禾问以真喝的是什么药,以真就是不给雨禾好脸色看,雨禾看见以真的情况猜到以真怀孕了。福全带着永嘉回家看以真,他们看到雨禾也在,福全留雨禾吃饭。

  国智在家和依云说他让雨禾再去找福全帮忙,自己在家悠闲等消息。婉儿回家交给父母一封信,他们一看信的内容国智赶紧关门,是债主威胁他们。

  福全当着雨禾的面说国智的是非,雨禾说再怎么说那也是他大哥,雨禾也直接向福全借钱,永嘉不让福全借给雨禾,雨禾对永嘉说白家的事不让他操心,雨禾让永嘉管好自己老婆,说以真为什么不说出自己怀孕的事,雨禾说自己不借了,起身离开了。

  雨禾回家对国智说福全没借给她,国智着急让雨禾把地契给他,雨禾生气说不能再麻烦惠唐。

  福全知道以真怀孕就高兴,但是雨禾的事也让他忧心。永嘉问以真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以真说来说去就是不明确告诉永嘉,永嘉让以真明天回家,以真说自己不回去否则就喝药打掉孩子。等永嘉出去,以真又自己拿着八音盒看。

  雨禾独自站在院子里苦恼,凤玲过来找她,凤玲说在白家她最佩服雨禾,国智偷偷的见凤玲和雨禾说话。

  国智竟然自己去找债主,雨禾去惠唐家找惠唐,听下人说惠唐拿着值钱的沉香去上海卖了,如果不是家里出了大事是不会卖的,雨禾正在想着听见下人说以真在和车夫说话。

  国智竟然让阿木他们去绑架雨禾的儿子。以真哭着对雨禾说她在周家看见伯年的遗像就害怕,雨禾说不怪她,她婆婆不会杀害伯年,但是婆婆身边的人就不一定。雨禾说这件事她不会告诉永嘉。

  阿木手下让国智回家把耀祖带出去,小春正抱着孩子找凤玲,凤玲让小春把孩子留给她照应,国智敲开凤玲的门假装借东西,确认雨禾的孩子在凤玲那。以真亲自送雨禾回去。

  强子对阿木说雨禾知道信 的事,阿木说别的事也瞒不住了是该下手了。雨禾一大早就去福全家,小春想陪着她去,雨禾让她留下照顾孩子,阿木看见强子带着雨禾走了。

  小春去找凤玲看孩子,国智在门外偷偷的听着她们谈话,小春喊凤玲说出去给她做吃的,谁知耀祖又哭了,小春就把孩子带出去了,国智偷偷告诉那人说是那个孩子,别让他抱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37集剧情介绍

  凤玲吃完饭进屋就发现孩子不见了,国智赶紧出来问她怎么了,只有雨禾一个人不在家,凤玲以为是雨禾抱走了孩子,依云抱着婉儿担心不放。国智让小春她们别闹赶紧把孩子还给凤玲。

  雨禾在去单家的路上被强子丢下。逢时问凤玲怎么了,国智不让她说,下人拿着一封信跑进来,逢时看完信的内容就晕了过去。

  雨禾一个人走在山路上找强子。阿木去找天兰,天兰听长辈们的话要去看雨禾,天兰问阿木就不怕遇见雨禾,阿木说雨禾回不来了。雨禾还在找强子,强子拿把刀跟在雨禾身后。以真担心雨禾怎么还没到单家,她瞒着父亲自己出去找雨禾。

  天兰担心雨禾的事涉及自己,阿木说让她别慌把钱准备好就行,剩下的事他搞定。以真去白家找雨禾,碧玉告诉她说小少爷丢了,雨禾一大早出去还没回来,以真就知道出事了。

  凤玲要去报官,逢时不让,国智和依云在一旁安慰凤玲。小春抱着耀祖担心雨禾怎么还没回来,婉儿去找小春问她是不是虎子也被剪头发了,依云赶紧把婉儿拉走了。

  以真去找永嘉道歉,雨禾躲在大雨中喊强子,以真对永嘉说雨禾遇到危险了,永嘉让以真回家他冒雨去找雨禾了。

  福全和仲安在下棋,福全说他思量着得帮助雨禾,以真淋着雨回到单家,福全赶紧给她披上衣服,以真给福全道歉说自己以前不懂事。

  永嘉找到了雨禾,以真让仲安说服爹帮助雨禾。永嘉带着雨禾在一间破屋避雨,永嘉对雨禾说他还是爱着她,以真哭着对仲安说都是因为她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永嘉说他愿意等雨禾,雨禾说他们都是为人父为人母,把孩子养大就好了。

  阿木去找天兰要500块大洋,天兰说没有那么多现大洋,阿木拿着天兰的首饰就走。阿木拿着首饰全给了娟子,娟子问阿木天兰为什么给他首饰,阿木不让她问。

  国智去单家找雨禾,他还说雨禾肯定会来找他。仲安陪着以真一晚上没睡,永嘉带着雨禾来了单家,福全说国智在这等了一晚上,国智对雨禾说家里出大事了。

  娟子去给天兰说白家孙子丢了,阿木这才知道抱错了孩子。雨禾先回家看逢时,凤玲知道雨禾回来了就跑去跪下求雨禾救虎子。

  永嘉分析着事情蹊跷,雨禾在白家也说要报官,都逼着雨禾救孩子,依云说她的额地契有用,国智让雨禾把地契给他他去换回孩子,雨禾让小春给地契,小春说地契她给国勇了。

  仲安送永嘉回去,以真站在外面还没有睡觉,仲安就让永嘉去陪以真说说话。

铁娘子第38集剧情介绍

  以真对永嘉说她认命了,让永嘉回去。晚上国智一个人偷偷出去了,依云被吓醒看见国智不在家。国智去偷偷看孩子,他想先把孩子抱回去,阿木在外面没有露面,他们还扣下国智不让他回去,阿木不知道雨禾到底死了没有。

  雨禾看见依云还没有睡觉就问是不是大哥还没有回家,依云说已经回来了,雨禾说是自己没本事,虎子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依云说200亩地抵出去她就一无所有了,雨禾说她还拥有大家,雨禾让依云放心,一切都会好的。

  雨禾去照顾逢时,逢时晕倒之后还没有醒过来,福伯对雨禾说因为家里遭匪,下人都慌着要辞工回家,正说这件事下人给雨禾一封威胁信。

  雨禾去找大哥,依云还是偏雨禾说国智在屋里,雨禾让依云看了信依云就哭了起来,雨禾推开门没有见到一个人。

  虎子饿坏了,国智让他们给点吃的他们都不给,国智跪下求他们他们还是不给。依云哭着给雨禾道歉,雨禾说国智死了都应该,凤玲去找雨禾问大哥的情况,雨禾撒谎说大哥为了救虎子被割掉一个手指,凤玲进去抱着依云还给依云道歉。

  阿木在街上看见永嘉带着警察去白家,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问路边的人怎么回事,他听人说雨禾没死。雨禾对警察说白家没出事,徐队长让永嘉以后没搞清楚状况不要报案。

  永嘉说看来他以前说的话对雨禾没用,雨禾说她不怕,但是她替白家怕。惠唐割爱卖掉了自己的沉香,他到处筹钱把自己的宅子都卖掉了。雨禾对白家下人训话,雨禾让大家齐心协力,但是她说想走的人可以领着自己的契约和工资离开。

  雨禾坐在逢时的床边说自己办事方式,福伯过来说没有一个人离开。强子把什么事都告诉了娟子,阿木让娟子保守秘密,强子过来找阿木要钱,他说自己没钱离开,只要阿木给钱让他离开这个地方他会保守秘密。

  永嘉妈把以真接回家了,她很高兴以真怀孕了,还把永嘉叫回了家。永嘉回家和以真说话了,以真说如果她肚子里是个男孩以后他就可以不再碰她,她不会再拦着他为雨禾奔波。永嘉给以真道歉说自己想要改变却什么都改变不了,以真也哭着说都是自己的错,永嘉又一次抱了以真。

  惠唐去找雨禾,他进屋就先让雨禾给他弄吃的,他把2000大洋给雨禾,雨禾听他说把上海的宅子卖了,雨禾却突然不要他的钱了,她说国智也被人掳走了,雨禾说他的情她这辈子都不知道要怎么还。

  阿木手下说惠唐去了白家,国智说肯定是送地契的。惠唐对雨禾说他再想想办法,雨禾说她会把田产抵押出去,惠唐把大洋留下让雨禾等他消息。

  阿木给强子20块大洋,强子不乐意和阿木讨价还价,阿木捅死了强子。惠唐去找永嘉想办法,永嘉说他就先挪用商会的钱,以真也同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铁娘子第39集剧情介绍

  惠唐骑马在半路看见受伤的强子,强子艰难的说完雨禾有难就断气了。惠唐急匆匆赶到白家和雨禾商量此事,惠唐让雨禾去避难,雨禾说她不能丢下白家的两条人命离开,惠唐不能眼睁睁看着雨禾去送死。

  天兰喊娟子给她送水,结果发现没一个人在,她找到阿木房间看见娟子慌慌张张的,娟子说她在帮阿木打扫房间。

  阿木让和他一起的人杀雨禾拿地契,但是他自己不会动手。那人打开车帘看见是惠唐,永嘉带着警察紧随其后,那人捅了惠唐一刀欲逃跑被警察一枪毙命。永嘉送惠唐去医治还不停的追问雨禾的下落,他们明明看见是雨禾上了马车,惠唐这才说是她和雨禾商量好的对策。

  雨禾背着耀祖去到绑匪所在的地方,永嘉责备惠唐,雨禾和绑匪商量让他先放了国智和虎子,留下的一个绑匪怕雨禾又有什么阴谋,吴妈哭着说惠唐为了雨禾连命都不要。

  永嘉带警察去董家调查,阿木对天兰说就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阿木想要离开,永嘉问阿木早上在哪里,永嘉对天兰说强子被人捅死,雨禾带着耀祖去找绑匪交换人质。

  国智带着虎子回家了,逢时还是没有醒过来,小春问国智雨禾的下落,国智他亲自拿地契去换回雨禾和孩子,他自己闯的祸自己处理。

  阿木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早上就在家,永嘉说他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连带共犯一起惩罚,永嘉要离开,天兰说她要报案她丢了耳环他们家有内贼,娟子被带过来说那耳环是阿木送她的,还说阿木早就杀过人了,永嘉让人把娟子带走问话。

  国智知道雨禾为他的一片苦心,他自己打自己说自己妄为白家人,这次就算绑匪要杀了他他也要把雨禾换回来。

  天兰知道阿木想和娟子逃跑,雨禾还带着她孙子在绑匪手中,阿木还是把一切罪都归到雨禾身上,说雨禾是想借机把耀祖除掉好自己偷欢。

  娟子在监狱把一切都招供了,永嘉得知他爹的死和阿木也脱不了关系。惠唐梦中想起阿木曾在当铺卖过老参,他让吴妈扶他去找永嘉,永嘉正在他爹的面前说一定会让阿木伏法,惠唐对永嘉说阿木卖老参的事,永嘉和惠唐商量怎么让天兰说出一切,以真出主意说用她儿子来骗她说出事实。

  阿木还在骗天兰说自己没杀周伯年,阿木让天兰找找家里的大洋赶紧离开这里。正说着文伯说外面有人找天兰,天兰误认为取下了眼镜的惠唐是绍华,惠唐带上眼镜说自己是刘惠唐,惠唐问天兰阿木现在身在何处。

铁娘子第4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惠唐去找天兰问阿木的下落,天兰还是说阿木与绑架案无关,惠唐说绍华的死可能也与阿木有关,前几月阿木拿着千年老参去典当,永嘉和以真、吴妈躲在草丛后看着惠唐和天兰的一举一动。

  天兰六神无主的想起当时给绍华求的老参,阿木骗她说只有五行纯阳之男才可以碰老参,天兰悔恨。

  雨禾在破屋里听见那人说阿木的名字,雨禾就猜到是阿木搞的鬼。天兰让阿木和她一起去上坟,天兰说让阿木去救雨禾,阿木找理由说自己都是为了天兰,天兰边敬阿木酒边说要不然她去找那些匪人,阿木没有防备说出了雨禾的下落。

  阿木喝的救有问题,阿木问天兰要解药,天兰说解药就是放血,天兰给阿木把刀阿木自己拿着刀给自己放血,阿木戳了自己两刀,天兰说还得需要千年老参,阿木说自己把老参买给了惠唐,天兰跪在丈夫和绍华坟前认错。

  永嘉带着警察去小树林找雨禾,警察包围破屋的时候雨禾已经被绑匪带着离开,雨禾故意走的很慢还在半路丢下了自己的手绢。以真在惠唐家等永嘉回来,惠唐也不安心,以真说自己和他一起去,吴妈不让他们俩出去,吴妈知道他们都是担心心爱的人。

  绑匪听见永嘉喊就要杀人灭口,警察看见就一枪毙命,孩子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雨禾在家昏迷了三天三夜,她醒来的第一眼就是找孩子,大家都拦着雨禾不让她见孩子,国智说只要老参才可以救孩子的命。

  在雨禾要绝望的时候惠唐带着老参过来了,福全说这才是他当初给雨禾的老参,雨禾看着老参又昏了过去。

  雨禾醒来抱着耀祖不放手,小春说她才放下,雨禾说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她欠惠唐的以后真的还不起了。雨禾去给绍华上坟,惠唐要去上海,走之前他也去看了绍华。

  雨禾带着耀祖回董家,天兰说自己对不起她。雨禾的成衣店开业了,白家的人都在帮忙,白老爷甚是欣慰,福全也来祝贺,雨禾把没用完的老参供在了成衣铺,雨禾说这只参就是她的镇店之宝,福全也高兴的说以真快要生了。

  逢时教导女儿一辈子遇难不低头,雨禾看见以真在对面站着,她拉着以真进去,以真拒绝了,雨禾让她安心生下孩子,以真也想明白自己不想再为难永嘉,她感谢雨禾让她懂得了好多,她想要离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一年后,雨禾拿着以真寄过来的信去茶园找永嘉,她让永嘉带着孩子去找以真,一家人在一起才幸福,永嘉反问雨禾的幸福,雨禾说绍华留给她的就是幸福,永嘉说经过这么多事但是爱她他不后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